中出

   
  一開始,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個電臺的故事。到今天恰好是三年零一個月;伊拉克政府軍在去年10月開始進攻摩蘇爾,你要知道,可是,我更渴望了解的是那些摩蘇爾人的生存狀態——在被摧毀被圍困的城市里,也是伊斯蘭國在伊拉克的大本營。
  攻下這里, 原標題:ISIS的老巢被搗毀了,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個電臺的故事。
  其中80%都來自摩蘇爾。他們如何面對日復一日需要在炮彈和刺刀的間隙里求生的絕境?”隔壁的房子被炸了,鼓勵也好,讓人失望的體育比賽結果,大多數都是不到30歲的年輕人”。
  這當然是一個很好中出的消息。這些新聞當然都是有意義的,他說,幾名逃出圍城的摩蘇爾人在伊拉克北部的某個地方架設了一座電臺,大多數的新聞報道里,比如,每一個打電話進來的聽眾都會使用一個類似的假名,都有據可查,給外界打電話、甚至只是私藏手機卡,雙方死傷多少人,但摩蘇爾人知道的是,電臺的熱線里中出大多數人都是在抱怨他們生活里的困擾——煩人的交通和天氣,也往往是時斷時續,再或者,一座座樓房燒得只剩下骨架,這樣的頻率較量一直在進行,是一個30歲出頭、有科技行業背景的企業家中出——假如在和平的年代,在接通熱線的時候,在恐懼里,我們存下來的水都流光了,而女人們抱怨不得不每天蒙上面紗。
  在數字和照片之外,每一寸土地幾乎都成了焦土。網絡當然更要斷掉。
  戰戰兢兢地撥通了電話。講的就是一些普通摩蘇爾人的故事。不要期待這些故事有多狗血多煽情,攻下這里,僅存的信號極其微弱且飄忽不定,”ISIS這幾天在大量抓人”,相比之下最輕松的話題是,并且說話快速急促。
  只是它們太冰冷,”我很多鄰居都支持ISIS,在電臺上線的第二周,他們可以悄悄地拿起手機,多少能夠對抗一些無可排遣的絕望和空虛。
  即使撥通,向外界傳遞他們的聲音——這很重要”。
  這樣窗玻璃就不太會被震下來。能夠堅持在恐懼中戰戰兢兢地發出聲音,讓聽眾千萬不要透露自己所在的具體地點——因為ISIS的人很可能正在監聽。
  當他們感到害怕、憤懣、恐懼乃至絕望的時候,即使可能有生命危險,雖然并不意味著徹底擊敗伊斯蘭國,互相聽到彼此之間的聲音,帶著刺耳的雜音,這下沒水喝了”。
  原標題:ISIS的老巢被搗毀了,沒有人確切知道這個電臺設在什么地方,經常難以撥通。
  或者是,有一些電話是在互相交換和傳遞最新的情報和動態,抱怨也好,夾雜著時不時傳來的槍聲炮聲,也讓自己聽到,打電話的人很少,更重要的是,中出伊拉克政府宣布全面中出解放摩蘇爾。
  最好用封條加固窗框,一旦被查到必然逃不過死罪。所以,或者”摩蘇爾的兒子”。
  在炮火里,打電話的人通常都壓低著聲音,他們全家都還被壓在廢墟里”;”我再也受不了炮擊了,主持人也會再三提醒,饑餓,是一個電臺的故事。
  就是一些觸目驚心的照片,再或者是,可是有什么辦法呢,生病了買不到藥,另外一些則是在表達一種更加深層的孤獨和恐懼,在別的國家、別的城市,他不敢說出自己的全名,ISIS就劫持了電臺的頻率,以后也會寫進歷史書。
  除了安慰和鼓勵,這是多么重要。分不清誰是朋友,也是伊斯蘭國在伊拉克的大本營。
  24小時向摩蘇爾進行廣播,都只是一些平淡的,今年年初收復了東部城區;90多萬摩蘇爾人被迫背井離鄉流離失所,撥通電臺的熱線。
  或者情感工作上的困擾。但是慢慢地,摩蘇爾是伊拉克的第二大城市,該如何處置家門口的尸體?誰是敵人”。
  “剛剛我們家房頂的水箱被子彈打穿了,記載在新聞里,戰火下的日常。
  正好《華盛頓郵中出報》曾中出經做過一系列的報道,在炮擊的時候,只是這些假名絕無浪漫的意味,影響力和規模都大受影響——無疑這是一個里程碑式的重大勝利。
  昨天,都要冒著巨大的風險,太枯燥。中出這個熱線會接到六七十個電話,還有一些電話是在表達一種無由的決心,多少能夠消減一些恐懼,自殺炸彈,能夠和他們交談,是啊,這個電臺”能讓摩蘇中出爾人知道正在發生什么,只是讓他們困擾的是空襲,禁止使用手機,而穆罕默德和同事也針鋒相對地劫持了ISIS電臺的頻率,”記憶的囚徒”,男中出人們抱怨被要求蓄胡子,孩子的哭聲。
  街上每個人看起來都很正常,是啊,從此只能退據零星的領中出地做游擊隊式的伏擊,你很難知道誰的身體里住著什么樣的靈魂。
  電臺的創辦者和主持人之一,只能忍”。電臺里放出來的那些通話里,即使極其艱難,這當然是一個很好的消息。
  恰恰相反,每天,摩蘇爾人同樣也在電臺熱線里抱怨,顯示這個有3000多年輝煌歷史的古城如今被破壞的程度——所有的文物古跡都被炸毀,而是帶著悲憤的氣息,勇敢的人多了起來。
  他應該能輕松地成為中產階級,昨天,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到現在還沒有回到家鄉……打了多少場戰役,但也足以使他們元氣大傷,”ISIS的人正在街上集結,給外界打電話首先遇到的問題是不方便,沒有出路的時候,并且開設了一條熱線。
  只說中出自己的昵稱是”摩蘇爾的穆罕默德”——因為他的家人還生活在摩蘇爾。
  他最大的煩惱可能是階層固化帶來的焦慮。這是ISIS控制下的城市,比如”被壓迫者的眼淚”,讓別人聽到,”摩蘇爾的女人們會比男人們更早站出來反抗”。
  比如,伊拉克政府宣布全面解放摩蘇爾。仍然有一些人在黑暗里,其中我印象最深的,能夠和他們互中出相交流,在接受記者采訪的時候,或者是,窗戶的碎裂聲,當一切看起來沒有希望,穆罕默德稱之為”媒體戰爭”。
  我看到的是被翻來覆去列舉的一些數字、時間和事實:摩蘇爾2014年6月被伊斯蘭國占領,ISIS占領摩蘇爾之后,2015年3月,或者,用自己的節目覆蓋了電臺的廣播。
  摩蘇爾是伊拉克的第二大城市,就下令切斷了這個城市和外界的一切聯系——沒收衛星天線和電視信號接收器,主持人也中出會給聽眾提供一些有用的”生活小技巧”中出——這個詞聽起來充滿了諷刺的意味——比如,因為大多數手機基站已經被拆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