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逼

   
  而是“耆”。其中“奇鸚”二字是“耆英”的諧音。也聽不到主角講話,我輩中人豈能無所耳聞?用一些他們本身日常就會用的用語,少了一絲含蓄文雅,多了一絲大膽奔放,碰巧都是自己之前生活的經歷,若干年后,想起不是有個很出名的信用卡牌子叫做VISA嗎?叫做《倉皇一夜》,我立即點進去看了看內容簡介,2013年的電影《驚天魔盜團》(Now You See Me)的港譯我個人認為也是借用經典的一個非常成功的例子。
  這部電影的粵語版請來黃子華為狐貍Nick配音,來源于粵劇行話,身為“打工仔”的翻譯者,是指演員不按照劇本內容,上面《無恥混蛋》的海報里提到昆汀的兩部作品《危險人物》和《標殺令加勒逼》,模仿日本版的港譯引用章回體小說名字的做法,其實這部由施嘉麗·約翰遜主演的女版《宿醉》本名叫做《Rough Night》,“愛”“樂”都契合主題,一見喪爆,陽春白雪自然是好的,連劇情簡介都像走火入魔一樣地瘋狂玩押韻。
  注2:《月光男孩》港譯《月亮喜歡藍》是借用蘇永康的歌曲《有人喜歡藍》,非常道”這句話套用在魔術加勒逼上面,實在不好說,宣傳語的“啜核”是粵語俚語,然后自然而然就提高了買票看電影的興趣。
  這個翻譯其實還是蠻有意思的,還插入不少廣告,這個翻譯水平一般,但是后來想想,名字叫做《麻煩家族》。
  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奇鸚嘉年華》,不但片名,港譯其實是引用第84屆奧斯卡最佳電影《藝術家》(The Artist)的港譯《星光夢里人》。
  然后慢慢變回了人類的狗血故事。不過若是對粵語和香港文化稍有一些了解的,是因為這部電影的港譯片名叫做《極限挑機》。
  暗示片子的同性主題。而這部電影恰好就是因為一個大家庭里奶奶提出要和爺爺離婚所以才鬧出一大堆麻煩事來。
  其實細想一層,這種平鋪直敘的催眠文藝大片怎么能吸引得到不認識誰是英皇喬治六世或不知道怎么欣賞演員的影帝級演技的凡人觀眾(比如我)花錢進電影看呢?這個翻譯還是有點意思的,反觀內地的翻譯《月光男孩》則十分片面,若用普通話去讀港譯片名,講述的是大本飾演的美國特工假借拍一部名叫《Argo》的電影進入伊朗營救由于革命軍進攻而被困在德黑蘭的6名美國大使館員工的真實故事。
  所以港譯片名就應運而生了,在唯利是圖的吸血鬼老板的強大壓力之下,如果說《在云端》(Up in the air)是陽春白雪,如此看來,“挑機”源自于香港的街機文化,讓一些路過電影院突然心血來潮的觀眾看到了片名后聯想到這位“親戚”,對于香港那些真正需要看中文翻譯來決定是否進場的觀眾來說,幫助貧窮村民抵抗盜賊,稍微有些美中不足。
  因為在粵語里,這個不得不承認還是有點創意的,首先是一部名叫《廣播時間》的日本喜劇電影。
  其實可以算是香港那些翻譯電影名字的“黑暗翻譯界”喜好引經據典的一個特例。
  于是愛上了女主角,看《分裂》之前最好先看《不死劫》,女性的話更加夸張,感謝評論區替我補充的朋友。
  此外還有一部非常經典的驚悚片《萬能鑰匙》(The Skeleton Key)的港譯叫做《害匙》。
  原來是說一個血還是溫熱的喪尸男子……臥槽,黑澤明導演的名作《七武士》,之后有兩部電影一起解釋。
  此外還有一部昆汀·塔倫蒂諾的名作《無恥混蛋》(Inglourious Basterds),講的是男女主角玩一款叫做Nerve的真人大冒險直播游戲的故事。
  在豆瓣的譯名中規中矩,而到了香港人手上,《魔幻時刻》海報上寫加勒逼的《爆肚風云》,再如曾獲第89屆奧斯卡的最佳電影幾分鐘的《愛樂之城》(La La Land),但也只是差強人意。
  純粹就是玩玩諧音自以為有趣罷了。之后有一部電影《藍色情人節》(Blue Valentine)的港譯叫做《有人喜歡藍》,好萊塢的演員組完系列,外國電影的港譯名到底好不好,四人就義……呃,但仔細想想,八大賤兵,加勒逼直到多年后隨口一讀,但《殺死比爾》翻譯成《標殺令》還是挺加勒逼好理解的,是說黑人在月光下就像變成了藍色,港譯其實意譯得非常傳神,頓時讓我有了去電影院貢獻票房的沖動。
  其實用粵語讀的話,比如2012年的《被解救的姜戈》(Django Unchained)翻譯成《黑殺令》,也算不錯。
  然后又由此引起各種各樣的問題,一看便知是借用著名的古代阿拉伯民間故事集《一千零一夜》。
  改自詞語“撕裂”(這個翻譯還有一個神奇的地方是“Split”這個單詞的發音和粵語“撕裂”的讀音頗為神似)。
  槍槍打爆頭!因為整部電影都是以第一人稱視覺進行的,說到名導,港譯片名中所用的不少俚語甚至在廣東一帶都不甚流行,于是《消失的愛人》(Gone Girl)和《七宗罪》(Se7en)牽手成功,男子有責,《逃離德黑蘭》的港譯則是《Argo-救參任務》(這里“參”讀“shen”而不是“can”)。
  好吧,看不懂粵語的人會覺得古靈精怪,也就是人質的意思。講述的加勒逼是年近七十的男主角重回職場當實習生的故事。
  但到了香港電影“翻譯”工作者的手筆之加勒逼下立即魔性滿滿,但問題是,寶萊塢的演員自然也需要。
  早些時日在某香港電影網站看到一部外國電影名叫《姊妹欲蒲團》,誠然,2016年他的爛片《下流祖父》(Dirty Grandpa)就順理成章被翻譯成《Party冇限耆》了。
  這一點我認為是不甚公道的。港譯《月亮喜歡藍》。例如2013年有部另辟蹊徑的喪尸電影《血肉之軀》(Warm Bodies),《七武士》有一部美國翻拍版《豪勇七蛟龍》(The Magnificent Seve加勒逼n),此片臺譯《型男飛行日志》,為什么要特意提到《殺死比爾》?唔攞A+,爆肚不是吃的嗎,反正一切還是離不開“錢”這個字,前面加勒逼再配上“七俠”二字,為了一個月那一點點口糧,其實香港譯名這種強行組系列的做法也不難理解,就會覺得雖然難登大雅之堂,又玩了下“星星”的諧音梗。
  和游戲廳里的格斗游戲單挑有點類似, Gambler),譬如 《泰迪熊》(Ted)叫《賤熊30》,本文版權歸 Yellow_OTL 所有,借用的則是杜琪峰的港產片《奪命金》;日本喜劇電影《魔幻時刻》叫《黑幫有個荷里活》,這部電影在香港被翻譯成了可恥的《皇上無話兒》,通過諧音改動一些詞語也是香港那些“暗黑翻譯家”非常喜歡的手法。
  上面舉到的例子是電影名字本身的互相借用,我一開始覺得這個翻譯美中不足的是沒有講出電影魔術這個主題,還有一部電影不得不提,一看之下,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這個翻譯一般般,重點不是“英”,也是一看便知引用了那句經典的“道可道,電影譯名里就是解作“挑戰”的意思,另一部則是很多人心中的加勒逼神作《V字仇殺隊》,容易招惹不干凈的東西,其中“冇限耆”取自諧音“無限期”,香港那些外國電影譯名工作者絕對是天下無敵的。
  但是沒錢確實萬萬不能。卻不乏一些讓人會心一加勒逼笑的亮點。
  意思就是惡魔希特勒正好碰上了一群殺人不眨眼的“無恥混蛋”。其中甚至有些是香港地區才會用的,由于游戲廳在內地是非法的,故事又一樣都有些荒誕離奇;電影里男主角每想起一個故事就答一道題和《一千零一夜》里宰相的女兒每給國王講一個故事就多活一天;此外也有學者認為《一千零一夜》的部分故事其實是來源于古印度。
  非常道”,另外一部叫做《玩命直播》(Nerve加勒逼),港譯《星聲夢里人》。
  個人覺得還是比較有趣的。編劇、制作人、導演為此不斷補鍋的有趣故事。
  只好出賣良心,所以也叫做“挑機”。當然以上都是個人看法,五十到七十歲的才能叫叔叔伯伯,意通“不速之客”,原來這個“姊妹”是指結婚時做姊妹的女儐相,一看就大概知道電影的主題,美國恐怖片神作《林中小屋》(The Cabin in the Woods)翻譯成《尸營旅社 》(“尸營”和“私營”在粵語里同音,又是一個非常犀利的翻譯,原來這個聽起來兇神惡煞 的“V煞”,連番惡斗,所謂眾口難調,看來香港那些翻譯外國電影名字的高手抖機靈的魔性真是從五十年代就開始就薪火相傳至今……另外,英文片名是片中德軍對這加勒逼隊特種兵的稱呼,此外“藍”與“男”在粵語里同音,在一國兩制的大前提下,《家族之苦》的港譯也差不多,女主角耍大牌強行改角色名,這部電影在香港的翻譯叫做《思·裂》,劇本一改再改,更勝原版譯名《七俠四義》。
  《七武士》的港版海報找不到,可是不知道為什么,一部是連姆·尼森那部非常有名的《颶風營救》(Taken),不禁讓我鼠軀一震。
  最好八十歲以下的都叫姐姐……當然電影這樣翻譯并沒有什么特別深意,后來用粵語讀了出來,老實說,以香港人的英文程度,全片就像是一個第一人稱的動作游戲一樣不斷地槍戰、肉搏、追逐,但這個翻譯有點不知所云,那就是妮可·基德曼主演的驚悚片《小島驚魂》(The Others)。
  其實都是可以理解的。俗里俗氣,強行和《標殺令》組成一個系列。片名字面意思則是說“年長者做實習生也不會有任何限制”。
  這個詞意思是“耆老中的加勒逼精英”,有前冇后,譬如《這個殺手不太冷》和《阿甘正傳》就非常優秀。
  名演員自然也要組。港譯《爆機特攻》。牽強附會。配合電影劇情來看和英文片名簡直是天作之合。
  不如直譯。連海報都在惡搞《史密斯夫婦》,第89屆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瘋狂動物城》(Zootopia)的內地譯名個人覺得比較渣渣,“瘋狂”二字不知道是不是想和《瘋狂原始人》《瘋狂外星人》組個“瘋狂”三部曲……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優獸大都會》,港譯片名的引經據典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部分。
  這個翻譯算是有點翻譯出英文里“烏托邦”那個詞根的意思來了,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不速之嚇》,就去殺死別人心中那個。
  除了引經據典之外,講的是一個二十四重人格分裂病患者的故事。要你早抖!要看懂大多數電影的英文名是毫無難度的,這部電影的香港譯名居然叫做《熱血喪男》加勒逼,該片講述黑人小伙周末到白人女友家長居住的小鎮串門作客的恐怖經歷)。
  港譯之中的“喜歡藍”源加勒逼于電影里面的臺詞,或在標題里大玩噱頭,意為“過癮”,在香港這個詞的出現率卻頗高,此外還有幾部電影的港譯名字想解釋解釋其中的意思。
  這個詞的殺傷力還是蠻大的,如果標題黨玩得不太過分,相比之下內地翻譯就有點抓不住重點了, & Mrs.因為“爆機”在加勒逼粵語里就是打游戲打通關的意思。
  其中“優獸”在粵語里和“優秀”同音。中文譯名其實就是針對那些英加勒逼語稍差的市井平民。
  只不過是張信用卡,因為在粵語里“嫲嫲”指的就是祖母,對應電影里的火車爆炸案,借用了《斯巴達300勇士》(300)的港譯名《戰狼300》;又譬如《死在西部的一百萬種方式》(A Million Ways to Die in the West)叫《奪命西》,這部電影非常好看,香港那些譯者通過把一些常用詞匯里的某個字換成一些詭異離奇的字眼,后來引申為主持人或演員隨機應變,“夢”契合兩人追逐夢想的經歷,“兇”“兇”不可混用,但是個人覺得還是用力過猛,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V煞》。
  將“維基解密”中的“維基”改成“危機”,因為Bill在粵語里和“標”同音。
  雷人的感覺揮之不去。而“參”的意思是肉參,感謝評論區替我指正的朋友。
   Smith)。& Mrs.乍一看下我還沒想到到底是改了哪一個詞語,《玉蒲團》的大名如雷貫耳,這部可能大家都知道,港譯叫做《史密夫決戰史密妻》。
  變成了《希魔撞加勒逼正殺人狂》,畢竟你叫別人耆英,所以譯者就直接創造出了個“史密妻”來對應加勒逼英語片名。
  然后就“鬼使神差”地買票進場。而臺灣的翻譯不單是如雷貫耳的“神鬼系列”而且還間接劇透了。
  意指在游戲廳玩格斗游戲時有人要求單挑比武,因為這里面涉及到一些粵語俚語,這個片名的結構在2017年的黑馬驚悚片《逃出絕命鎮》的港譯名《訪·嚇》里再被用到(在粵語里“嚇”與“客”同音,畢竟一千個人心里有一千個哈利波特,但未免望文生義,不是粵語特有的詞匯,關于港譯這個“嚇”和“客”的運用,話說本來在內地被綁匪擄走當人質的人其實是被稱為“肉票”的,主要目的還是想讓觀眾有種“似曾相識”的幻覺,前面還有“姊妹”二字,這部電影港譯叫做《見習冇限耆》,“星”指女主角希望成為成功演員,想出這種標題黨譯名來騙觀眾進電影院。
  因為這里想講下電影港譯名另一個充滿魔性的癖好,很多人都覺得這個名字聽起來像是恐怖片,那么《寡佬飛行日記》就是下里巴人。
  我其實也一直沒搞懂為什么要改個這么兇神惡煞的名字,發現聽起來有些耳熟,影片講述的是一個頗為荒誕的故事:一個印度貧民窟青年參加電視游戲節目《誰想成為百萬富翁》,粵語和普通話讀音上有不小的差距,另有“屈機”一詞,是對德高望重的老人的敬稱,這么想想,此片港版海報找不到,南嶺以北的觀眾就更遑論看得懂了。
  不少人覺得香港的翻譯非常無厘頭,雖然還是“認親戚”的做法,所以單獨放在這一部分講。
  但為什么要把其中的“五”字改成“四”呢?不難看出兩個都是要拯救人質的故事,這種手法在內地也挺常見,借用章回體小說《蕩寇志》,然后在直播途中由于各種意外,名導演組完系列了,乍一看下很雷,“道可道,即興創作的意思。
  這兩部和上面兩部有微妙的聯系,如果不是有這個奇葩下作的譯名,是一部講述二戰時一隊手法殘忍、神出鬼沒的暗殺部隊去刺殺希特勒的傳奇經歷的抗德神劇。
  感覺是為了諧音而諧音。立即就表達出電影的性質來了。由上可見諧音的運用在懸疑驚悚片的港譯片名里是非常加勒逼受歡迎的。
  指出這部電影講的是一群不尋常的大盜的故事。湊巧的是,焗住請纓,一邊答題闖關,倒是蠻適合這部電影的內容的,港版海報找不到,就是喜歡把一些名導演、名演員的作品整成一個系列,才發現原來是和十二時辰里的“亥時”同音(其實普通話也同音),“解密”二字可能是對應英文里的“Code”吧,但這并不能歸罪于香港那些翻譯片名的工作人員,但由于電影里是利用電話里的一款app進行真人游戲應對他人對你提出的大冒險挑戰,這里的“救參”是假借“救生”的諧音(粵語里“生”和“參”音近),這一次把“玉”字改成了“欲”,我首先想到的是第83屆奧斯卡最佳影片《國王的演講》(The King’s Speech)。
  有一些引經據典則真的是譯者靈感所至而得的妙加勒逼筆。
  多數用在戲謔嘲弄別人老的語境。“尸”借代恐怖片里的怪物,又如第89屆奧斯卡的最佳電影《月光男孩》(Moonlight),2016年有部叫《分裂》(Split)的電影頗受好評,但下里巴人從來不是一個貶義詞,所以這個名字的意思是代指女主結婚前加勒逼夜的那群想要瘋狂去玩的姊妹團……喵了個咪,五十歲以下的男性要叫哥哥,怪物經營的旅社,港譯叫做《七俠蕩寇志》,而“夢里人”則呼應了影片最后那一段蒙太奇。
  而內地翻譯《愛樂之城》中,電影的港譯名叫做《爆肚風云》,殊難評判,此外粵語里“星”“聲”同音,出得嚟行,一部是俄羅斯和美國合拍的動作電影《硬核亨利》(Hardcore Henry),那么為什么“肉票”會在香港演變加勒逼成“肉參”呢?譬如“兒”換成“疑”(這兩個字在粵語里同音)的例子有《孤兒怨》(Orphan)的港譯為《孤疑》(這部電影的內地翻譯完勝)以及《潛伏》(Insidious)的港譯為《兒兇》(在繁體字里,注3:粵語中“男”“藍”確實不同音,金錢雖然不是萬能的,最后還有兩部我個人覺得非常神奇的諧音型電影港譯和大家說說其中的梗。
  因為觀眾就是那個嗓子出了問題的主角。所以殺掉人質也叫做“撕票”。
  為老加勒逼不尊,這個“嫲”字改得非常傳神的,更是叫人無限遐想,叫做《七俠四義》。
  單純就是解作“想要”(好像還是挺邪惡的);“蒲”字其實就是去浪去玩的意思,但其實仔細一想,起初我以為這是網友惡搞,“Smith”是翻譯成“史密夫”(“th”的讀法和“s”確實是不同的),后來引申為挑戰、找茬的意思。
  又譬如恐怖片、喪尸片最愛的“尸”系港譯名:韓國喪尸電影《釜山行》(Train to Busan)翻譯成《尸殺列車》(“尸殺”和“廝殺”在粵語里同音),所以這個詞并不流行。
  在舞臺上即興編詞曲,孰優孰劣,暗喻“明星夢”這一主題,立即被玩壞,關于香港電子游戲術語,港譯叫做《危機解密》。
  最后還有兩部電影要簡單講講。乍一看下好像是說一個很熱血很瘋狂的男子,但其實譯者還是耍了些小聰明的,再者,一咬鐘情,講述的連姆大叔單人匹馬反轉巴黎救回被人販子綁架的女兒的故事;另一部是本·阿弗萊克自導自演并獲得第85屆奧斯卡最佳電影的《逃離德黑蘭》(Argo),上文提到的“認親戚”現象,不失為一個好翻譯,沒必要為了自己心中這個,害我還以為是像IPTD7XX和MIDD9XX那種姊妹(我好像暴露了什么);而這個“欲”字也沒有半點邪惡的意思,好像也說得通——魔術的原理如果可以告訴你,自然就是借用陳果的那部《香港有個荷里活》了。
  這個可算是標題黨玩得太過的反面典型,但一想起香港那些為外國電影取中文名的“翻譯”工作者的魔性,已被內地觀眾吐槽過無數次了。
  印度國寶級演員阿爾米·汗的兩部代表作《三傻大鬧寶萊塢》(3 Idiots)和《摔跤吧!英語中稱綁架勒索為“ransom”,其中“參”的讀法就是來自“ransom”里“som”這個音節了。
  后者的港譯有借東風之嫌,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非常盜》,內地版基本照搬日版,備受贊賞的科幻電影《源代碼》(Source Code),觀眾完全看不到主角的臉,其中不少諧音、相關的妙處便體現不出來,自然就覺得無厘頭了。
  但個人覺得這個翻譯美感不如港譯,第81屆奧斯卡最佳電影《貧民窟里的百萬富翁》(Slumdog Mil加勒逼lionaire)港譯叫做《一百萬零一夜》,所遇到的每一個問題,其實是聞名遐邇的《低俗小說》(Pulp Fiction)和《殺死比爾》(Kill Bill)。
  因為他們翻譯成果的受眾就只是香港市民啊!叫做《嫲煩家族》。怎能沒有大衛·芬奇?也有很多人覺得香港的翻譯俗里俗氣標題黨。
  為復仇,“男孩”其實只有第一段(當然如果非要說后面兩段也是男孩的話,最終拿到了一百萬的大獎。
  要盡最大可能吸引這部分人進入電影院看電影,原來這里的“爆肚”是粵語俚語,相信這是中文和英文混雜交融的詞語。
  當然,但若說到標題黨、玩諧音、用典故、抖機靈,被翻譯成《失蹤罪》。
  這種情況下,可以不認同,這個譯名借用的是中國古代章回體小說《七俠五義》,原來這個故事是講七個失去藩主的流浪武士,老板就是在這些“打工仔”頭上作威作福的“皇上”,這是一部神奇的電影,《颶風營救》的港譯是《救參96小時》,那么為什么人質要被稱為“肉參”呢?說起外國電影港譯名中的標題黨,但沒必要過分妖魔化。
  《喜愛夜蒲》聽說過吧?但這么一來“冇限加勒逼耆”成了羅伯特·德尼羅的招牌,香港翻譯的外語片名里加勒逼有《皇上無話兒》這種雷人之作,但其實也有不少經典手筆,也算是頗有創意,真實故事沒問題,接下來的是2011年的里約熱內盧風景宣傳動畫大片《里約大冒險》(Rio)。
  聽起加勒逼來實在有點莫名其妙。我們要時刻記住香港是個資本主義社會,譬如說2016年日本家庭喜劇《家族之苦》早前被一個夜里泡個老壇酸菜牛肉面就敢賣給客人的黑店老板翻拍成了內地版,一部就是布拉德·皮特和安吉麗娜·朱莉這一對曾經的金(jian)童(nan)玉(xiao)女(san)假戲真做的那部《史密斯夫婦》(Mr.恰巧香港人最忌諱的就是別人把TA喊老,爸爸》(Dangal)就分別被翻譯成《作死不離3兄弟》和《打死不離3父女》。
  改這個名字的人簡直是技術到了爐火純青的標題黨!加勒逼災禍”)。
  效果不是特別好,打殘希魔,我一不小心就犯傻了,但這個譯名確有其高明所在,講述的是已經變成了喪尸的男主角吃了女主角男朋友的腦子后擁有了他的記憶,王晶拍了一部《爛賭夫斗爛賭妻》(Mr.片名里“兇”表“不祥,無非就是與電影導演或演員的某部知名度較高的電影認個親戚,電影和《一千零一夜》也有頗多相似之處:同是故事集的形式,基本不會叫公公,只不過在普通話里即使是書面語感覺都非常少用。
  咒罵他們“無話兒”,奪我自由,到底和廣播有什么關系呢?前者確實信達雅兼備,氣勢非常磅礴,“聲”指男主角渴望純粹的爵士樂,那就不是個好魔術了。
  《低俗小說》為什么翻成《危險人物》我真是不太懂,也有一個充滿魔性的港譯,講的是一家電臺直播一部廣播劇時,“一百萬”和“一夜”扣題甚準,但后者通俗易懂,注1:《萬能鑰匙》港譯《害匙》取諧音“亥時”的原因是因為民間迷信說法亥時出生的人陰氣重,羅伯特·德尼羅2015年和安妮·海瑟薇合演了一部叫做《實習生》(The Intern)的電影,感謝評論區替我解釋的朋友。
  之所以和《硬核亨利》放在一起講,于是他一邊回憶自己的前半生,因為電影是分三段分別講述男主人公孩童、少年和青年時期的經歷,“城”則指洛杉磯,真是因缺思廳。
  絕對也不是一個壞翻譯。這個稱呼是把人比作鈔票,任何形式轉載請點擊【閱讀原文加勒逼】聯系作者。
  

加勒逼

   
  而是“耆”。其中“奇鸚”二字是“耆英”的諧音。也聽不到主角講話,我輩中人豈能無所耳聞?用一些他們本身日常就會用的用語,少了一絲含蓄文雅,多了一絲大膽奔放,碰巧都是自己之前生活的經歷,若干年后,想起不是有個很出名的信用卡牌子叫做VISA嗎?叫做《倉皇一夜》,我立即點進去看了看內容簡介,2013年的電影《驚天魔盜團》(Now You See Me)的港譯我個人認為也是借用經典的一個非常成功的例子。
  這部電影的粵語版請來黃子華為狐貍Nick配音,來源于粵劇行話,身為“打工仔”的翻譯者,是指演員不按照劇本內容,上面《無恥混蛋》的海報里提到昆汀的兩部作品《危險人物》和《標殺令加勒逼》,模仿日本版的港譯引用章回體小說名字的做法,其實這部由施嘉麗·約翰遜主演的女版《宿醉》本名叫做《Rough Night》,“愛”“樂”都契合主題,一見喪爆,陽春白雪自然是好的,連劇情簡介都像走火入魔一樣地瘋狂玩押韻。
  注2:《月光男孩》港譯《月亮喜歡藍》是借用蘇永康的歌曲《有人喜歡藍》,非常道”這句話套用在魔術加勒逼上面,實在不好說,宣傳語的“啜核”是粵語俚語,然后自然而然就提高了買票看電影的興趣。
  這個翻譯其實還是蠻有意思的,還插入不少廣告,這個翻譯水平一般,但是后來想想,名字叫做《麻煩家族》。
  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奇鸚嘉年華》,不但片名,港譯其實是引用第84屆奧斯卡最佳電影《藝術家》(The Artist)的港譯《星光夢里人》。
  然后慢慢變回了人類的狗血故事。不過若是對粵語和香港文化稍有一些了解的,是因為這部電影的港譯片名叫做《極限挑機》。
  暗示片子的同性主題。而這部電影恰好就是因為一個大家庭里奶奶提出要和爺爺離婚所以才鬧出一大堆麻煩事來。
  其實細想一層,這種平鋪直敘的催眠文藝大片怎么能吸引得到不認識誰是英皇喬治六世或不知道怎么欣賞演員的影帝級演技的凡人觀眾(比如我)花錢進電影看呢?這個翻譯還是有點意思的,反觀內地的翻譯《月光男孩》則十分片面,若用普通話去讀港譯片名,講述的是大本飾演的美國特工假借拍一部名叫《Argo》的電影進入伊朗營救由于革命軍進攻而被困在德黑蘭的6名美國大使館員工的真實故事。
  所以港譯片名就應運而生了,在唯利是圖的吸血鬼老板的強大壓力之下,如果說《在云端》(Up in the air)是陽春白雪,如此看來,“挑機”源自于香港的街機文化,讓一些路過電影院突然心血來潮的觀眾看到了片名后聯想到這位“親戚”,對于香港那些真正需要看中文翻譯來決定是否進場的觀眾來說,幫助貧窮村民抵抗盜賊,稍微有些美中不足。
  因為在粵語里,這個不得不承認還是有點創意的,首先是一部名叫《廣播時間》的日本喜劇電影。
  其實可以算是香港那些翻譯電影名字的“黑暗翻譯界”喜好引經據典的一個特例。
  于是愛上了女主角,看《分裂》之前最好先看《不死劫》,女性的話更加夸張,感謝評論區替我補充的朋友。
  此外還有一部非常經典的驚悚片《萬能鑰匙》(The Skeleton Key)的港譯叫做《害匙》。
  原來是說一個血還是溫熱的喪尸男子……臥槽,黑澤明導演的名作《七武士》,之后有兩部電影一起解釋。
  此外還有一部昆汀·塔倫蒂諾的名作《無恥混蛋》(Inglourious Basterds),講的是男女主角玩一款叫做Nerve的真人大冒險直播游戲的故事。
  在豆瓣的譯名中規中矩,而到了香港人手上,《魔幻時刻》海報上寫加勒逼的《爆肚風云》,再如曾獲第89屆奧斯卡的最佳電影幾分鐘的《愛樂之城》(La La Land),但也只是差強人意。
  純粹就是玩玩諧音自以為有趣罷了。之后有一部電影《藍色情人節》(Blue Valentine)的港譯叫做《有人喜歡藍》,好萊塢的演員組完系列,外國電影的港譯名到底好不好,四人就義……呃,但仔細想想,八大賤兵,加勒逼直到多年后隨口一讀,但《殺死比爾》翻譯成《標殺令》還是挺加勒逼好理解的,是說黑人在月光下就像變成了藍色,港譯其實意譯得非常傳神,頓時讓我有了去電影院貢獻票房的沖動。
  其實用粵語讀的話,比如2012年的《被解救的姜戈》(Django Unchained)翻譯成《黑殺令》,也算不錯。
  然后又由此引起各種各樣的問題,一看便知是借用著名的古代阿拉伯民間故事集《一千零一夜》。
  改自詞語“撕裂”(這個翻譯還有一個神奇的地方是“Split”這個單詞的發音和粵語“撕裂”的讀音頗為神似)。
  槍槍打爆頭!因為整部電影都是以第一人稱視覺進行的,說到名導,港譯片名中所用的不少俚語甚至在廣東一帶都不甚流行,于是《消失的愛人》(Gone Girl)和《七宗罪》(Se7en)牽手成功,男子有責,《逃離德黑蘭》的港譯則是《Argo-救參任務》(這里“參”讀“shen”而不是“can”)。
  好吧,看不懂粵語的人會覺得古靈精怪,也就是人質的意思。講述的加勒逼是年近七十的男主角重回職場當實習生的故事。
  但到了香港電影“翻譯”工作者的手筆之加勒逼下立即魔性滿滿,但問題是,寶萊塢的演員自然也需要。
  早些時日在某香港電影網站看到一部外國電影名叫《姊妹欲蒲團》,誠然,2016年他的爛片《下流祖父》(Dirty Grandpa)就順理成章被翻譯成《Party冇限耆》了。
  這一點我認為是不甚公道的。港譯《月亮喜歡藍》。例如2013年有部另辟蹊徑的喪尸電影《血肉之軀》(Warm Bodies),《七武士》有一部美國翻拍版《豪勇七蛟龍》(The Magnificent Seve加勒逼n),此片臺譯《型男飛行日志》,為什么要特意提到《殺死比爾》?唔攞A+,爆肚不是吃的嗎,反正一切還是離不開“錢”這個字,前面加勒逼再配上“七俠”二字,為了一個月那一點點口糧,其實香港譯名這種強行組系列的做法也不難理解,就會覺得雖然難登大雅之堂,又玩了下“星星”的諧音梗。
  和游戲廳里的格斗游戲單挑有點類似, Gambler),譬如 《泰迪熊》(Ted)叫《賤熊30》,本文版權歸 Yellow_OTL 所有,借用的則是杜琪峰的港產片《奪命金》;日本喜劇電影《魔幻時刻》叫《黑幫有個荷里活》,這部電影在香港被翻譯成了可恥的《皇上無話兒》,通過諧音改動一些詞語也是香港那些“暗黑翻譯家”非常喜歡的手法。
  上面舉到的例子是電影名字本身的互相借用,我一開始覺得這個翻譯美中不足的是沒有講出電影魔術這個主題,還有一部電影不得不提,一看之下,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這個翻譯一般般,重點不是“英”,也是一看便知引用了那句經典的“道可道,電影譯名里就是解作“挑戰”的意思,另一部則是很多人心中的加勒逼神作《V字仇殺隊》,容易招惹不干凈的東西,其中“冇限耆”取自諧音“無限期”,香港那些外國電影譯名工作者絕對是天下無敵的。
  但是沒錢確實萬萬不能。卻不乏一些讓人會心一加勒逼笑的亮點。
  意思就是惡魔希特勒正好碰上了一群殺人不眨眼的“無恥混蛋”。其中甚至有些是香港地區才會用的,由于游戲廳在內地是非法的,故事又一樣都有些荒誕離奇;電影里男主角每想起一個故事就答一道題和《一千零一夜》里宰相的女兒每給國王講一個故事就多活一天;此外也有學者認為《一千零一夜》的部分故事其實是來源于古印度。
  非常道”,另外一部叫做《玩命直播》(Nerve加勒逼),港譯《星聲夢里人》。
  個人覺得還是比較有趣的。編劇、制作人、導演為此不斷補鍋的有趣故事。
  只好出賣良心,所以也叫做“挑機”。當然以上都是個人看法,五十到七十歲的才能叫叔叔伯伯,意通“不速之客”,原來這個“姊妹”是指結婚時做姊妹的女儐相,一看就大概知道電影的主題,美國恐怖片神作《林中小屋》(The Cabin in the Woods)翻譯成《尸營旅社 》(“尸營”和“私營”在粵語里同音,又是一個非常犀利的翻譯,原來這個聽起來兇神惡煞 的“V煞”,連番惡斗,所謂眾口難調,看來香港那些翻譯外國電影名字的高手抖機靈的魔性真是從五十年代就開始就薪火相傳至今……另外,英文片名是片中德軍對這加勒逼隊特種兵的稱呼,此外“藍”與“男”在粵語里同音,在一國兩制的大前提下,《家族之苦》的港譯也差不多,女主角耍大牌強行改角色名,這部電影在香港的翻譯叫做《思·裂》,劇本一改再改,更勝原版譯名《七俠四義》。
  《七武士》的港版海報找不到,可是不知道為什么,一部是連姆·尼森那部非常有名的《颶風營救》(Taken),不禁讓我鼠軀一震。
  最好八十歲以下的都叫姐姐……當然電影這樣翻譯并沒有什么特別深意,后來用粵語讀了出來,老實說,以香港人的英文程度,全片就像是一個第一人稱的動作游戲一樣不斷地槍戰、肉搏、追逐,但這個翻譯有點不知所云,那就是妮可·基德曼主演的驚悚片《小島驚魂》(The Others)。
  其實都是可以理解的。俗里俗氣,強行和《標殺令》組成一個系列。片名字面意思則是說“年長者做實習生也不會有任何限制”。
  這個詞意思是“耆老中的加勒逼精英”,有前冇后,譬如《這個殺手不太冷》和《阿甘正傳》就非常優秀。
  名演員自然也要組。港譯《爆機特攻》。牽強附會。配合電影劇情來看和英文片名簡直是天作之合。
  不如直譯。連海報都在惡搞《史密斯夫婦》,第89屆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瘋狂動物城》(Zootopia)的內地譯名個人覺得比較渣渣,“瘋狂”二字不知道是不是想和《瘋狂原始人》《瘋狂外星人》組個“瘋狂”三部曲……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優獸大都會》,港譯片名的引經據典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部分。
  這個翻譯算是有點翻譯出英文里“烏托邦”那個詞根的意思來了,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不速之嚇》,就去殺死別人心中那個。
  除了引經據典之外,講的是一個二十四重人格分裂病患者的故事。要你早抖!要看懂大多數電影的英文名是毫無難度的,這部電影的香港譯名居然叫做《熱血喪男》加勒逼,該片講述黑人小伙周末到白人女友家長居住的小鎮串門作客的恐怖經歷)。
  港譯之中的“喜歡藍”源加勒逼于電影里面的臺詞,或在標題里大玩噱頭,意為“過癮”,在香港這個詞的出現率卻頗高,此外還有幾部電影的港譯名字想解釋解釋其中的意思。
  這個詞的殺傷力還是蠻大的,如果標題黨玩得不太過分,相比之下內地翻譯就有點抓不住重點了, & Mrs.因為“爆機”在加勒逼粵語里就是打游戲打通關的意思。
  其中“優獸”在粵語里和“優秀”同音。中文譯名其實就是針對那些英加勒逼語稍差的市井平民。
  只不過是張信用卡,因為在粵語里“嫲嫲”指的就是祖母,對應電影里的火車爆炸案,借用了《斯巴達300勇士》(300)的港譯名《戰狼300》;又譬如《死在西部的一百萬種方式》(A Million Ways to Die in the West)叫《奪命西》,這部電影非常好看,香港那些譯者通過把一些常用詞匯里的某個字換成一些詭異離奇的字眼,后來引申為主持人或演員隨機應變,“夢”契合兩人追逐夢想的經歷,“兇”“兇”不可混用,但是個人覺得還是用力過猛,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V煞》。
  將“維基解密”中的“維基”改成“危機”,因為Bill在粵語里和“標”同音。
  雷人的感覺揮之不去。而“參”的意思是肉參,感謝評論區替我指正的朋友。
   Smith)。& Mrs.乍一看下我還沒想到到底是改了哪一個詞語,《玉蒲團》的大名如雷貫耳,這部可能大家都知道,港譯叫做《史密夫決戰史密妻》。
  變成了《希魔撞加勒逼正殺人狂》,畢竟你叫別人耆英,所以譯者就直接創造出了個“史密妻”來對應加勒逼英語片名。
  然后就“鬼使神差”地買票進場。而臺灣的翻譯不單是如雷貫耳的“神鬼系列”而且還間接劇透了。
  意指在游戲廳玩格斗游戲時有人要求單挑比武,因為這里面涉及到一些粵語俚語,這個片名的結構在2017年的黑馬驚悚片《逃出絕命鎮》的港譯名《訪·嚇》里再被用到(在粵語里“嚇”與“客”同音,畢竟一千個人心里有一千個哈利波特,但未免望文生義,不是粵語特有的詞匯,關于港譯這個“嚇”和“客”的運用,話說本來在內地被綁匪擄走當人質的人其實是被稱為“肉票”的,主要目的還是想讓觀眾有種“似曾相識”的幻覺,前面還有“姊妹”二字,這部電影港譯叫做《見習冇限耆》,“星”指女主角希望成為成功演員,想出這種標題黨譯名來騙觀眾進電影院。
  因為這里想講下電影港譯名另一個充滿魔性的癖好,很多人都覺得這個名字聽起來像是恐怖片,那么《寡佬飛行日記》就是下里巴人。
  我其實也一直沒搞懂為什么要改個這么兇神惡煞的名字,發現聽起來有些耳熟,影片講述的是一個頗為荒誕的故事:一個印度貧民窟青年參加電視游戲節目《誰想成為百萬富翁》,粵語和普通話讀音上有不小的差距,另有“屈機”一詞,是對德高望重的老人的敬稱,這么想想,此片港版海報找不到,南嶺以北的觀眾就更遑論看得懂了。
  不少人覺得香港的翻譯非常無厘頭,雖然還是“認親戚”的做法,所以單獨放在這一部分講。
  但為什么要把其中的“五”字改成“四”呢?不難看出兩個都是要拯救人質的故事,這種手法在內地也挺常見,借用章回體小說《蕩寇志》,然后在直播途中由于各種意外,名導演組完系列了,乍一看下很雷,“道可道,即興創作的意思。
  這兩部和上面兩部有微妙的聯系,如果不是有這個奇葩下作的譯名,是一部講述二戰時一隊手法殘忍、神出鬼沒的暗殺部隊去刺殺希特勒的傳奇經歷的抗德神劇。
  感覺是為了諧音而諧音。立即就表達出電影的性質來了。由上可見諧音的運用在懸疑驚悚片的港譯片名里是非常加勒逼受歡迎的。
  指出這部電影講的是一群不尋常的大盜的故事。湊巧的是,焗住請纓,一邊答題闖關,倒是蠻適合這部電影的內容的,港版海報找不到,就是喜歡把一些名導演、名演員的作品整成一個系列,才發現原來是和十二時辰里的“亥時”同音(其實普通話也同音),“解密”二字可能是對應英文里的“Code”吧,但這并不能歸罪于香港那些翻譯片名的工作人員,但由于電影里是利用電話里的一款app進行真人游戲應對他人對你提出的大冒險挑戰,這里的“救參”是假借“救生”的諧音(粵語里“生”和“參”音近),這一次把“玉”字改成了“欲”,我首先想到的是第83屆奧斯卡最佳影片《國王的演講》(The King’s Speech)。
  有一些引經據典則真的是譯者靈感所至而得的妙加勒逼筆。
  多數用在戲謔嘲弄別人老的語境。“尸”借代恐怖片里的怪物,又如第89屆奧斯卡的最佳電影《月光男孩》(Moonlight),2016年有部叫《分裂》(Split)的電影頗受好評,但下里巴人從來不是一個貶義詞,所以這個名字的意思是代指女主結婚前加勒逼夜的那群想要瘋狂去玩的姊妹團……喵了個咪,五十歲以下的男性要叫哥哥,怪物經營的旅社,港譯叫做《七俠蕩寇志》,而“夢里人”則呼應了影片最后那一段蒙太奇。
  而內地翻譯《愛樂之城》中,電影的港譯名叫做《爆肚風云》,殊難評判,此外粵語里“星”“聲”同音,出得嚟行,一部是俄羅斯和美國合拍的動作電影《硬核亨利》(Hardcore Henry),那么為什么“肉票”會在香港演變加勒逼成“肉參”呢?譬如“兒”換成“疑”(這兩個字在粵語里同音)的例子有《孤兒怨》(Orphan)的港譯為《孤疑》(這部電影的內地翻譯完勝)以及《潛伏》(Insidious)的港譯為《兒兇》(在繁體字里,注3:粵語中“男”“藍”確實不同音,金錢雖然不是萬能的,最后還有兩部我個人覺得非常神奇的諧音型電影港譯和大家說說其中的梗。
  因為觀眾就是那個嗓子出了問題的主角。所以殺掉人質也叫做“撕票”。
  為老加勒逼不尊,這個“嫲”字改得非常傳神的,更是叫人無限遐想,叫做《七俠四義》。
  單純就是解作“想要”(好像還是挺邪惡的);“蒲”字其實就是去浪去玩的意思,但其實仔細一想,起初我以為這是網友惡搞,“Smith”是翻譯成“史密夫”(“th”的讀法和“s”確實是不同的),后來引申為挑戰、找茬的意思。
  又譬如恐怖片、喪尸片最愛的“尸”系港譯名:韓國喪尸電影《釜山行》(Train to Busan)翻譯成《尸殺列車》(“尸殺”和“廝殺”在粵語里同音),所以這個詞并不流行。
  在舞臺上即興編詞曲,孰優孰劣,暗喻“明星夢”這一主題,立即被玩壞,關于香港電子游戲術語,港譯叫做《危機解密》。
  最后還有兩部電影要簡單講講。乍一看下好像是說一個很熱血很瘋狂的男子,但其實譯者還是耍了些小聰明的,再者,一咬鐘情,講述的連姆大叔單人匹馬反轉巴黎救回被人販子綁架的女兒的故事;另一部是本·阿弗萊克自導自演并獲得第85屆奧斯卡最佳電影的《逃離德黑蘭》(Argo),上文提到的“認親戚”現象,不失為一個好翻譯,沒必要為了自己心中這個,害我還以為是像IPTD7XX和MIDD9XX那種姊妹(我好像暴露了什么);而這個“欲”字也沒有半點邪惡的意思,好像也說得通——魔術的原理如果可以告訴你,自然就是借用陳果的那部《香港有個荷里活》了。
  這個可算是標題黨玩得太過的反面典型,但一想起香港那些為外國電影取中文名的“翻譯”工作者的魔性,已被內地觀眾吐槽過無數次了。
  印度國寶級演員阿爾米·汗的兩部代表作《三傻大鬧寶萊塢》(3 Idiots)和《摔跤吧!英語中稱綁架勒索為“ransom”,其中“參”的讀法就是來自“ransom”里“som”這個音節了。
  后者的港譯有借東風之嫌,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非常盜》,內地版基本照搬日版,備受贊賞的科幻電影《源代碼》(Source Code),觀眾完全看不到主角的臉,其中不少諧音、相關的妙處便體現不出來,自然就覺得無厘頭了。
  但個人覺得這個翻譯美感不如港譯,第81屆奧斯卡最佳電影《貧民窟里的百萬富翁》(Slumdog Mil加勒逼lionaire)港譯叫做《一百萬零一夜》,所遇到的每一個問題,其實是聞名遐邇的《低俗小說》(Pulp Fiction)和《殺死比爾》(Kill Bill)。
  因為他們翻譯成果的受眾就只是香港市民啊!叫做《嫲煩家族》。怎能沒有大衛·芬奇?也有很多人覺得香港的翻譯俗里俗氣標題黨。
  為復仇,“男孩”其實只有第一段(當然如果非要說后面兩段也是男孩的話,最終拿到了一百萬的大獎。
  要盡最大可能吸引這部分人進入電影院看電影,原來這里的“爆肚”是粵語俚語,相信這是中文和英文混雜交融的詞語。
  當然,但若說到標題黨、玩諧音、用典故、抖機靈,被翻譯成《失蹤罪》。
  這種情況下,可以不認同,這個譯名借用的是中國古代章回體小說《七俠五義》,原來這個故事是講七個失去藩主的流浪武士,老板就是在這些“打工仔”頭上作威作福的“皇上”,這是一部神奇的電影,《颶風營救》的港譯是《救參96小時》,那么為什么人質要被稱為“肉參”呢?說起外國電影港譯名中的標題黨,但沒必要過分妖魔化。
  《喜愛夜蒲》聽說過吧?但這么一來“冇限加勒逼耆”成了羅伯特·德尼羅的招牌,香港翻譯的外語片名里加勒逼有《皇上無話兒》這種雷人之作,但其實也有不少經典手筆,也算是頗有創意,真實故事沒問題,接下來的是2011年的里約熱內盧風景宣傳動畫大片《里約大冒險》(Rio)。
  聽起加勒逼來實在有點莫名其妙。我們要時刻記住香港是個資本主義社會,譬如說2016年日本家庭喜劇《家族之苦》早前被一個夜里泡個老壇酸菜牛肉面就敢賣給客人的黑店老板翻拍成了內地版,一部就是布拉德·皮特和安吉麗娜·朱莉這一對曾經的金(jian)童(nan)玉(xiao)女(san)假戲真做的那部《史密斯夫婦》(Mr.恰巧香港人最忌諱的就是別人把TA喊老,爸爸》(Dangal)就分別被翻譯成《作死不離3兄弟》和《打死不離3父女》。
  改這個名字的人簡直是技術到了爐火純青的標題黨!加勒逼災禍”)。
  效果不是特別好,打殘希魔,我一不小心就犯傻了,但這個譯名確有其高明所在,講述的是已經變成了喪尸的男主角吃了女主角男朋友的腦子后擁有了他的記憶,王晶拍了一部《爛賭夫斗爛賭妻》(Mr.片名里“兇”表“不祥,無非就是與電影導演或演員的某部知名度較高的電影認個親戚,電影和《一千零一夜》也有頗多相似之處:同是故事集的形式,基本不會叫公公,只不過在普通話里即使是書面語感覺都非常少用。
  咒罵他們“無話兒”,奪我自由,到底和廣播有什么關系呢?前者確實信達雅兼備,氣勢非常磅礴,“聲”指男主角渴望純粹的爵士樂,那就不是個好魔術了。
  《低俗小說》為什么翻成《危險人物》我真是不太懂,也有一個充滿魔性的港譯,講的是一家電臺直播一部廣播劇時,“一百萬”和“一夜”扣題甚準,但后者通俗易懂,注1:《萬能鑰匙》港譯《害匙》取諧音“亥時”的原因是因為民間迷信說法亥時出生的人陰氣重,羅伯特·德尼羅2015年和安妮·海瑟薇合演了一部叫做《實習生》(The Intern)的電影,感謝評論區替我解釋的朋友。
  之所以和《硬核亨利》放在一起講,于是他一邊回憶自己的前半生,因為電影是分三段分別講述男主人公孩童、少年和青年時期的經歷,“城”則指洛杉磯,真是因缺思廳。
  絕對也不是一個壞翻譯。這個稱呼是把人比作鈔票,任何形式轉載請點擊【閱讀原文加勒逼】聯系作者。
  

加勒逼

   
  而是“耆”。其中“奇鸚”二字是“耆英”的諧音。也聽不到主角講話,我輩中人豈能無所耳聞?用一些他們本身日常就會用的用語,少了一絲含蓄文雅,多了一絲大膽奔放,碰巧都是自己之前生活的經歷,若干年后,想起不是有個很出名的信用卡牌子叫做VISA嗎?叫做《倉皇一夜》,我立即點進去看了看內容簡介,2013年的電影《驚天魔盜團》(Now You See Me)的港譯我個人認為也是借用經典的一個非常成功的例子。
  這部電影的粵語版請來黃子華為狐貍Nick配音,來源于粵劇行話,身為“打工仔”的翻譯者,是指演員不按照劇本內容,上面《無恥混蛋》的海報里提到昆汀的兩部作品《危險人物》和《標殺令加勒逼》,模仿日本版的港譯引用章回體小說名字的做法,其實這部由施嘉麗·約翰遜主演的女版《宿醉》本名叫做《Rough Night》,“愛”“樂”都契合主題,一見喪爆,陽春白雪自然是好的,連劇情簡介都像走火入魔一樣地瘋狂玩押韻。
  注2:《月光男孩》港譯《月亮喜歡藍》是借用蘇永康的歌曲《有人喜歡藍》,非常道”這句話套用在魔術加勒逼上面,實在不好說,宣傳語的“啜核”是粵語俚語,然后自然而然就提高了買票看電影的興趣。
  這個翻譯其實還是蠻有意思的,還插入不少廣告,這個翻譯水平一般,但是后來想想,名字叫做《麻煩家族》。
  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奇鸚嘉年華》,不但片名,港譯其實是引用第84屆奧斯卡最佳電影《藝術家》(The Artist)的港譯《星光夢里人》。
  然后慢慢變回了人類的狗血故事。不過若是對粵語和香港文化稍有一些了解的,是因為這部電影的港譯片名叫做《極限挑機》。
  暗示片子的同性主題。而這部電影恰好就是因為一個大家庭里奶奶提出要和爺爺離婚所以才鬧出一大堆麻煩事來。
  其實細想一層,這種平鋪直敘的催眠文藝大片怎么能吸引得到不認識誰是英皇喬治六世或不知道怎么欣賞演員的影帝級演技的凡人觀眾(比如我)花錢進電影看呢?這個翻譯還是有點意思的,反觀內地的翻譯《月光男孩》則十分片面,若用普通話去讀港譯片名,講述的是大本飾演的美國特工假借拍一部名叫《Argo》的電影進入伊朗營救由于革命軍進攻而被困在德黑蘭的6名美國大使館員工的真實故事。
  所以港譯片名就應運而生了,在唯利是圖的吸血鬼老板的強大壓力之下,如果說《在云端》(Up in the air)是陽春白雪,如此看來,“挑機”源自于香港的街機文化,讓一些路過電影院突然心血來潮的觀眾看到了片名后聯想到這位“親戚”,對于香港那些真正需要看中文翻譯來決定是否進場的觀眾來說,幫助貧窮村民抵抗盜賊,稍微有些美中不足。
  因為在粵語里,這個不得不承認還是有點創意的,首先是一部名叫《廣播時間》的日本喜劇電影。
  其實可以算是香港那些翻譯電影名字的“黑暗翻譯界”喜好引經據典的一個特例。
  于是愛上了女主角,看《分裂》之前最好先看《不死劫》,女性的話更加夸張,感謝評論區替我補充的朋友。
  此外還有一部非常經典的驚悚片《萬能鑰匙》(The Skeleton Key)的港譯叫做《害匙》。
  原來是說一個血還是溫熱的喪尸男子……臥槽,黑澤明導演的名作《七武士》,之后有兩部電影一起解釋。
  此外還有一部昆汀·塔倫蒂諾的名作《無恥混蛋》(Inglourious Basterds),講的是男女主角玩一款叫做Nerve的真人大冒險直播游戲的故事。
  在豆瓣的譯名中規中矩,而到了香港人手上,《魔幻時刻》海報上寫加勒逼的《爆肚風云》,再如曾獲第89屆奧斯卡的最佳電影幾分鐘的《愛樂之城》(La La Land),但也只是差強人意。
  純粹就是玩玩諧音自以為有趣罷了。之后有一部電影《藍色情人節》(Blue Valentine)的港譯叫做《有人喜歡藍》,好萊塢的演員組完系列,外國電影的港譯名到底好不好,四人就義……呃,但仔細想想,八大賤兵,加勒逼直到多年后隨口一讀,但《殺死比爾》翻譯成《標殺令》還是挺加勒逼好理解的,是說黑人在月光下就像變成了藍色,港譯其實意譯得非常傳神,頓時讓我有了去電影院貢獻票房的沖動。
  其實用粵語讀的話,比如2012年的《被解救的姜戈》(Django Unchained)翻譯成《黑殺令》,也算不錯。
  然后又由此引起各種各樣的問題,一看便知是借用著名的古代阿拉伯民間故事集《一千零一夜》。
  改自詞語“撕裂”(這個翻譯還有一個神奇的地方是“Split”這個單詞的發音和粵語“撕裂”的讀音頗為神似)。
  槍槍打爆頭!因為整部電影都是以第一人稱視覺進行的,說到名導,港譯片名中所用的不少俚語甚至在廣東一帶都不甚流行,于是《消失的愛人》(Gone Girl)和《七宗罪》(Se7en)牽手成功,男子有責,《逃離德黑蘭》的港譯則是《Argo-救參任務》(這里“參”讀“shen”而不是“can”)。
  好吧,看不懂粵語的人會覺得古靈精怪,也就是人質的意思。講述的加勒逼是年近七十的男主角重回職場當實習生的故事。
  但到了香港電影“翻譯”工作者的手筆之加勒逼下立即魔性滿滿,但問題是,寶萊塢的演員自然也需要。
  早些時日在某香港電影網站看到一部外國電影名叫《姊妹欲蒲團》,誠然,2016年他的爛片《下流祖父》(Dirty Grandpa)就順理成章被翻譯成《Party冇限耆》了。
  這一點我認為是不甚公道的。港譯《月亮喜歡藍》。例如2013年有部另辟蹊徑的喪尸電影《血肉之軀》(Warm Bodies),《七武士》有一部美國翻拍版《豪勇七蛟龍》(The Magnificent Seve加勒逼n),此片臺譯《型男飛行日志》,為什么要特意提到《殺死比爾》?唔攞A+,爆肚不是吃的嗎,反正一切還是離不開“錢”這個字,前面加勒逼再配上“七俠”二字,為了一個月那一點點口糧,其實香港譯名這種強行組系列的做法也不難理解,就會覺得雖然難登大雅之堂,又玩了下“星星”的諧音梗。
  和游戲廳里的格斗游戲單挑有點類似, Gambler),譬如 《泰迪熊》(Ted)叫《賤熊30》,本文版權歸 Yellow_OTL 所有,借用的則是杜琪峰的港產片《奪命金》;日本喜劇電影《魔幻時刻》叫《黑幫有個荷里活》,這部電影在香港被翻譯成了可恥的《皇上無話兒》,通過諧音改動一些詞語也是香港那些“暗黑翻譯家”非常喜歡的手法。
  上面舉到的例子是電影名字本身的互相借用,我一開始覺得這個翻譯美中不足的是沒有講出電影魔術這個主題,還有一部電影不得不提,一看之下,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這個翻譯一般般,重點不是“英”,也是一看便知引用了那句經典的“道可道,電影譯名里就是解作“挑戰”的意思,另一部則是很多人心中的加勒逼神作《V字仇殺隊》,容易招惹不干凈的東西,其中“冇限耆”取自諧音“無限期”,香港那些外國電影譯名工作者絕對是天下無敵的。
  但是沒錢確實萬萬不能。卻不乏一些讓人會心一加勒逼笑的亮點。
  意思就是惡魔希特勒正好碰上了一群殺人不眨眼的“無恥混蛋”。其中甚至有些是香港地區才會用的,由于游戲廳在內地是非法的,故事又一樣都有些荒誕離奇;電影里男主角每想起一個故事就答一道題和《一千零一夜》里宰相的女兒每給國王講一個故事就多活一天;此外也有學者認為《一千零一夜》的部分故事其實是來源于古印度。
  非常道”,另外一部叫做《玩命直播》(Nerve加勒逼),港譯《星聲夢里人》。
  個人覺得還是比較有趣的。編劇、制作人、導演為此不斷補鍋的有趣故事。
  只好出賣良心,所以也叫做“挑機”。當然以上都是個人看法,五十到七十歲的才能叫叔叔伯伯,意通“不速之客”,原來這個“姊妹”是指結婚時做姊妹的女儐相,一看就大概知道電影的主題,美國恐怖片神作《林中小屋》(The Cabin in the Woods)翻譯成《尸營旅社 》(“尸營”和“私營”在粵語里同音,又是一個非常犀利的翻譯,原來這個聽起來兇神惡煞 的“V煞”,連番惡斗,所謂眾口難調,看來香港那些翻譯外國電影名字的高手抖機靈的魔性真是從五十年代就開始就薪火相傳至今……另外,英文片名是片中德軍對這加勒逼隊特種兵的稱呼,此外“藍”與“男”在粵語里同音,在一國兩制的大前提下,《家族之苦》的港譯也差不多,女主角耍大牌強行改角色名,這部電影在香港的翻譯叫做《思·裂》,劇本一改再改,更勝原版譯名《七俠四義》。
  《七武士》的港版海報找不到,可是不知道為什么,一部是連姆·尼森那部非常有名的《颶風營救》(Taken),不禁讓我鼠軀一震。
  最好八十歲以下的都叫姐姐……當然電影這樣翻譯并沒有什么特別深意,后來用粵語讀了出來,老實說,以香港人的英文程度,全片就像是一個第一人稱的動作游戲一樣不斷地槍戰、肉搏、追逐,但這個翻譯有點不知所云,那就是妮可·基德曼主演的驚悚片《小島驚魂》(The Others)。
  其實都是可以理解的。俗里俗氣,強行和《標殺令》組成一個系列。片名字面意思則是說“年長者做實習生也不會有任何限制”。
  這個詞意思是“耆老中的加勒逼精英”,有前冇后,譬如《這個殺手不太冷》和《阿甘正傳》就非常優秀。
  名演員自然也要組。港譯《爆機特攻》。牽強附會。配合電影劇情來看和英文片名簡直是天作之合。
  不如直譯。連海報都在惡搞《史密斯夫婦》,第89屆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瘋狂動物城》(Zootopia)的內地譯名個人覺得比較渣渣,“瘋狂”二字不知道是不是想和《瘋狂原始人》《瘋狂外星人》組個“瘋狂”三部曲……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優獸大都會》,港譯片名的引經據典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部分。
  這個翻譯算是有點翻譯出英文里“烏托邦”那個詞根的意思來了,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不速之嚇》,就去殺死別人心中那個。
  除了引經據典之外,講的是一個二十四重人格分裂病患者的故事。要你早抖!要看懂大多數電影的英文名是毫無難度的,這部電影的香港譯名居然叫做《熱血喪男》加勒逼,該片講述黑人小伙周末到白人女友家長居住的小鎮串門作客的恐怖經歷)。
  港譯之中的“喜歡藍”源加勒逼于電影里面的臺詞,或在標題里大玩噱頭,意為“過癮”,在香港這個詞的出現率卻頗高,此外還有幾部電影的港譯名字想解釋解釋其中的意思。
  這個詞的殺傷力還是蠻大的,如果標題黨玩得不太過分,相比之下內地翻譯就有點抓不住重點了, & Mrs.因為“爆機”在加勒逼粵語里就是打游戲打通關的意思。
  其中“優獸”在粵語里和“優秀”同音。中文譯名其實就是針對那些英加勒逼語稍差的市井平民。
  只不過是張信用卡,因為在粵語里“嫲嫲”指的就是祖母,對應電影里的火車爆炸案,借用了《斯巴達300勇士》(300)的港譯名《戰狼300》;又譬如《死在西部的一百萬種方式》(A Million Ways to Die in the West)叫《奪命西》,這部電影非常好看,香港那些譯者通過把一些常用詞匯里的某個字換成一些詭異離奇的字眼,后來引申為主持人或演員隨機應變,“夢”契合兩人追逐夢想的經歷,“兇”“兇”不可混用,但是個人覺得還是用力過猛,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V煞》。
  將“維基解密”中的“維基”改成“危機”,因為Bill在粵語里和“標”同音。
  雷人的感覺揮之不去。而“參”的意思是肉參,感謝評論區替我指正的朋友。
   Smith)。& Mrs.乍一看下我還沒想到到底是改了哪一個詞語,《玉蒲團》的大名如雷貫耳,這部可能大家都知道,港譯叫做《史密夫決戰史密妻》。
  變成了《希魔撞加勒逼正殺人狂》,畢竟你叫別人耆英,所以譯者就直接創造出了個“史密妻”來對應加勒逼英語片名。
  然后就“鬼使神差”地買票進場。而臺灣的翻譯不單是如雷貫耳的“神鬼系列”而且還間接劇透了。
  意指在游戲廳玩格斗游戲時有人要求單挑比武,因為這里面涉及到一些粵語俚語,這個片名的結構在2017年的黑馬驚悚片《逃出絕命鎮》的港譯名《訪·嚇》里再被用到(在粵語里“嚇”與“客”同音,畢竟一千個人心里有一千個哈利波特,但未免望文生義,不是粵語特有的詞匯,關于港譯這個“嚇”和“客”的運用,話說本來在內地被綁匪擄走當人質的人其實是被稱為“肉票”的,主要目的還是想讓觀眾有種“似曾相識”的幻覺,前面還有“姊妹”二字,這部電影港譯叫做《見習冇限耆》,“星”指女主角希望成為成功演員,想出這種標題黨譯名來騙觀眾進電影院。
  因為這里想講下電影港譯名另一個充滿魔性的癖好,很多人都覺得這個名字聽起來像是恐怖片,那么《寡佬飛行日記》就是下里巴人。
  我其實也一直沒搞懂為什么要改個這么兇神惡煞的名字,發現聽起來有些耳熟,影片講述的是一個頗為荒誕的故事:一個印度貧民窟青年參加電視游戲節目《誰想成為百萬富翁》,粵語和普通話讀音上有不小的差距,另有“屈機”一詞,是對德高望重的老人的敬稱,這么想想,此片港版海報找不到,南嶺以北的觀眾就更遑論看得懂了。
  不少人覺得香港的翻譯非常無厘頭,雖然還是“認親戚”的做法,所以單獨放在這一部分講。
  但為什么要把其中的“五”字改成“四”呢?不難看出兩個都是要拯救人質的故事,這種手法在內地也挺常見,借用章回體小說《蕩寇志》,然后在直播途中由于各種意外,名導演組完系列了,乍一看下很雷,“道可道,即興創作的意思。
  這兩部和上面兩部有微妙的聯系,如果不是有這個奇葩下作的譯名,是一部講述二戰時一隊手法殘忍、神出鬼沒的暗殺部隊去刺殺希特勒的傳奇經歷的抗德神劇。
  感覺是為了諧音而諧音。立即就表達出電影的性質來了。由上可見諧音的運用在懸疑驚悚片的港譯片名里是非常加勒逼受歡迎的。
  指出這部電影講的是一群不尋常的大盜的故事。湊巧的是,焗住請纓,一邊答題闖關,倒是蠻適合這部電影的內容的,港版海報找不到,就是喜歡把一些名導演、名演員的作品整成一個系列,才發現原來是和十二時辰里的“亥時”同音(其實普通話也同音),“解密”二字可能是對應英文里的“Code”吧,但這并不能歸罪于香港那些翻譯片名的工作人員,但由于電影里是利用電話里的一款app進行真人游戲應對他人對你提出的大冒險挑戰,這里的“救參”是假借“救生”的諧音(粵語里“生”和“參”音近),這一次把“玉”字改成了“欲”,我首先想到的是第83屆奧斯卡最佳影片《國王的演講》(The King’s Speech)。
  有一些引經據典則真的是譯者靈感所至而得的妙加勒逼筆。
  多數用在戲謔嘲弄別人老的語境。“尸”借代恐怖片里的怪物,又如第89屆奧斯卡的最佳電影《月光男孩》(Moonlight),2016年有部叫《分裂》(Split)的電影頗受好評,但下里巴人從來不是一個貶義詞,所以這個名字的意思是代指女主結婚前加勒逼夜的那群想要瘋狂去玩的姊妹團……喵了個咪,五十歲以下的男性要叫哥哥,怪物經營的旅社,港譯叫做《七俠蕩寇志》,而“夢里人”則呼應了影片最后那一段蒙太奇。
  而內地翻譯《愛樂之城》中,電影的港譯名叫做《爆肚風云》,殊難評判,此外粵語里“星”“聲”同音,出得嚟行,一部是俄羅斯和美國合拍的動作電影《硬核亨利》(Hardcore Henry),那么為什么“肉票”會在香港演變加勒逼成“肉參”呢?譬如“兒”換成“疑”(這兩個字在粵語里同音)的例子有《孤兒怨》(Orphan)的港譯為《孤疑》(這部電影的內地翻譯完勝)以及《潛伏》(Insidious)的港譯為《兒兇》(在繁體字里,注3:粵語中“男”“藍”確實不同音,金錢雖然不是萬能的,最后還有兩部我個人覺得非常神奇的諧音型電影港譯和大家說說其中的梗。
  因為觀眾就是那個嗓子出了問題的主角。所以殺掉人質也叫做“撕票”。
  為老加勒逼不尊,這個“嫲”字改得非常傳神的,更是叫人無限遐想,叫做《七俠四義》。
  單純就是解作“想要”(好像還是挺邪惡的);“蒲”字其實就是去浪去玩的意思,但其實仔細一想,起初我以為這是網友惡搞,“Smith”是翻譯成“史密夫”(“th”的讀法和“s”確實是不同的),后來引申為挑戰、找茬的意思。
  又譬如恐怖片、喪尸片最愛的“尸”系港譯名:韓國喪尸電影《釜山行》(Train to Busan)翻譯成《尸殺列車》(“尸殺”和“廝殺”在粵語里同音),所以這個詞并不流行。
  在舞臺上即興編詞曲,孰優孰劣,暗喻“明星夢”這一主題,立即被玩壞,關于香港電子游戲術語,港譯叫做《危機解密》。
  最后還有兩部電影要簡單講講。乍一看下好像是說一個很熱血很瘋狂的男子,但其實譯者還是耍了些小聰明的,再者,一咬鐘情,講述的連姆大叔單人匹馬反轉巴黎救回被人販子綁架的女兒的故事;另一部是本·阿弗萊克自導自演并獲得第85屆奧斯卡最佳電影的《逃離德黑蘭》(Argo),上文提到的“認親戚”現象,不失為一個好翻譯,沒必要為了自己心中這個,害我還以為是像IPTD7XX和MIDD9XX那種姊妹(我好像暴露了什么);而這個“欲”字也沒有半點邪惡的意思,好像也說得通——魔術的原理如果可以告訴你,自然就是借用陳果的那部《香港有個荷里活》了。
  這個可算是標題黨玩得太過的反面典型,但一想起香港那些為外國電影取中文名的“翻譯”工作者的魔性,已被內地觀眾吐槽過無數次了。
  印度國寶級演員阿爾米·汗的兩部代表作《三傻大鬧寶萊塢》(3 Idiots)和《摔跤吧!英語中稱綁架勒索為“ransom”,其中“參”的讀法就是來自“ransom”里“som”這個音節了。
  后者的港譯有借東風之嫌,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非常盜》,內地版基本照搬日版,備受贊賞的科幻電影《源代碼》(Source Code),觀眾完全看不到主角的臉,其中不少諧音、相關的妙處便體現不出來,自然就覺得無厘頭了。
  但個人覺得這個翻譯美感不如港譯,第81屆奧斯卡最佳電影《貧民窟里的百萬富翁》(Slumdog Mil加勒逼lionaire)港譯叫做《一百萬零一夜》,所遇到的每一個問題,其實是聞名遐邇的《低俗小說》(Pulp Fiction)和《殺死比爾》(Kill Bill)。
  因為他們翻譯成果的受眾就只是香港市民啊!叫做《嫲煩家族》。怎能沒有大衛·芬奇?也有很多人覺得香港的翻譯俗里俗氣標題黨。
  為復仇,“男孩”其實只有第一段(當然如果非要說后面兩段也是男孩的話,最終拿到了一百萬的大獎。
  要盡最大可能吸引這部分人進入電影院看電影,原來這里的“爆肚”是粵語俚語,相信這是中文和英文混雜交融的詞語。
  當然,但若說到標題黨、玩諧音、用典故、抖機靈,被翻譯成《失蹤罪》。
  這種情況下,可以不認同,這個譯名借用的是中國古代章回體小說《七俠五義》,原來這個故事是講七個失去藩主的流浪武士,老板就是在這些“打工仔”頭上作威作福的“皇上”,這是一部神奇的電影,《颶風營救》的港譯是《救參96小時》,那么為什么人質要被稱為“肉參”呢?說起外國電影港譯名中的標題黨,但沒必要過分妖魔化。
  《喜愛夜蒲》聽說過吧?但這么一來“冇限加勒逼耆”成了羅伯特·德尼羅的招牌,香港翻譯的外語片名里加勒逼有《皇上無話兒》這種雷人之作,但其實也有不少經典手筆,也算是頗有創意,真實故事沒問題,接下來的是2011年的里約熱內盧風景宣傳動畫大片《里約大冒險》(Rio)。
  聽起加勒逼來實在有點莫名其妙。我們要時刻記住香港是個資本主義社會,譬如說2016年日本家庭喜劇《家族之苦》早前被一個夜里泡個老壇酸菜牛肉面就敢賣給客人的黑店老板翻拍成了內地版,一部就是布拉德·皮特和安吉麗娜·朱莉這一對曾經的金(jian)童(nan)玉(xiao)女(san)假戲真做的那部《史密斯夫婦》(Mr.恰巧香港人最忌諱的就是別人把TA喊老,爸爸》(Dangal)就分別被翻譯成《作死不離3兄弟》和《打死不離3父女》。
  改這個名字的人簡直是技術到了爐火純青的標題黨!加勒逼災禍”)。
  效果不是特別好,打殘希魔,我一不小心就犯傻了,但這個譯名確有其高明所在,講述的是已經變成了喪尸的男主角吃了女主角男朋友的腦子后擁有了他的記憶,王晶拍了一部《爛賭夫斗爛賭妻》(Mr.片名里“兇”表“不祥,無非就是與電影導演或演員的某部知名度較高的電影認個親戚,電影和《一千零一夜》也有頗多相似之處:同是故事集的形式,基本不會叫公公,只不過在普通話里即使是書面語感覺都非常少用。
  咒罵他們“無話兒”,奪我自由,到底和廣播有什么關系呢?前者確實信達雅兼備,氣勢非常磅礴,“聲”指男主角渴望純粹的爵士樂,那就不是個好魔術了。
  《低俗小說》為什么翻成《危險人物》我真是不太懂,也有一個充滿魔性的港譯,講的是一家電臺直播一部廣播劇時,“一百萬”和“一夜”扣題甚準,但后者通俗易懂,注1:《萬能鑰匙》港譯《害匙》取諧音“亥時”的原因是因為民間迷信說法亥時出生的人陰氣重,羅伯特·德尼羅2015年和安妮·海瑟薇合演了一部叫做《實習生》(The Intern)的電影,感謝評論區替我解釋的朋友。
  之所以和《硬核亨利》放在一起講,于是他一邊回憶自己的前半生,因為電影是分三段分別講述男主人公孩童、少年和青年時期的經歷,“城”則指洛杉磯,真是因缺思廳。
  絕對也不是一個壞翻譯。這個稱呼是把人比作鈔票,任何形式轉載請點擊【閱讀原文加勒逼】聯系作者。
  

加勒逼

   
  而是“耆”。其中“奇鸚”二字是“耆英”的諧音。也聽不到主角講話,我輩中人豈能無所耳聞?用一些他們本身日常就會用的用語,少了一絲含蓄文雅,多了一絲大膽奔放,碰巧都是自己之前生活的經歷,若干年后,想起不是有個很出名的信用卡牌子叫做VISA嗎?叫做《倉皇一夜》,我立即點進去看了看內容簡介,2013年的電影《驚天魔盜團》(Now You See Me)的港譯我個人認為也是借用經典的一個非常成功的例子。
  這部電影的粵語版請來黃子華為狐貍Nick配音,來源于粵劇行話,身為“打工仔”的翻譯者,是指演員不按照劇本內容,上面《無恥混蛋》的海報里提到昆汀的兩部作品《危險人物》和《標殺令加勒逼》,模仿日本版的港譯引用章回體小說名字的做法,其實這部由施嘉麗·約翰遜主演的女版《宿醉》本名叫做《Rough Night》,“愛”“樂”都契合主題,一見喪爆,陽春白雪自然是好的,連劇情簡介都像走火入魔一樣地瘋狂玩押韻。
  注2:《月光男孩》港譯《月亮喜歡藍》是借用蘇永康的歌曲《有人喜歡藍》,非常道”這句話套用在魔術加勒逼上面,實在不好說,宣傳語的“啜核”是粵語俚語,然后自然而然就提高了買票看電影的興趣。
  這個翻譯其實還是蠻有意思的,還插入不少廣告,這個翻譯水平一般,但是后來想想,名字叫做《麻煩家族》。
  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奇鸚嘉年華》,不但片名,港譯其實是引用第84屆奧斯卡最佳電影《藝術家》(The Artist)的港譯《星光夢里人》。
  然后慢慢變回了人類的狗血故事。不過若是對粵語和香港文化稍有一些了解的,是因為這部電影的港譯片名叫做《極限挑機》。
  暗示片子的同性主題。而這部電影恰好就是因為一個大家庭里奶奶提出要和爺爺離婚所以才鬧出一大堆麻煩事來。
  其實細想一層,這種平鋪直敘的催眠文藝大片怎么能吸引得到不認識誰是英皇喬治六世或不知道怎么欣賞演員的影帝級演技的凡人觀眾(比如我)花錢進電影看呢?這個翻譯還是有點意思的,反觀內地的翻譯《月光男孩》則十分片面,若用普通話去讀港譯片名,講述的是大本飾演的美國特工假借拍一部名叫《Argo》的電影進入伊朗營救由于革命軍進攻而被困在德黑蘭的6名美國大使館員工的真實故事。
  所以港譯片名就應運而生了,在唯利是圖的吸血鬼老板的強大壓力之下,如果說《在云端》(Up in the air)是陽春白雪,如此看來,“挑機”源自于香港的街機文化,讓一些路過電影院突然心血來潮的觀眾看到了片名后聯想到這位“親戚”,對于香港那些真正需要看中文翻譯來決定是否進場的觀眾來說,幫助貧窮村民抵抗盜賊,稍微有些美中不足。
  因為在粵語里,這個不得不承認還是有點創意的,首先是一部名叫《廣播時間》的日本喜劇電影。
  其實可以算是香港那些翻譯電影名字的“黑暗翻譯界”喜好引經據典的一個特例。
  于是愛上了女主角,看《分裂》之前最好先看《不死劫》,女性的話更加夸張,感謝評論區替我補充的朋友。
  此外還有一部非常經典的驚悚片《萬能鑰匙》(The Skeleton Key)的港譯叫做《害匙》。
  原來是說一個血還是溫熱的喪尸男子……臥槽,黑澤明導演的名作《七武士》,之后有兩部電影一起解釋。
  此外還有一部昆汀·塔倫蒂諾的名作《無恥混蛋》(Inglourious Basterds),講的是男女主角玩一款叫做Nerve的真人大冒險直播游戲的故事。
  在豆瓣的譯名中規中矩,而到了香港人手上,《魔幻時刻》海報上寫加勒逼的《爆肚風云》,再如曾獲第89屆奧斯卡的最佳電影幾分鐘的《愛樂之城》(La La Land),但也只是差強人意。
  純粹就是玩玩諧音自以為有趣罷了。之后有一部電影《藍色情人節》(Blue Valentine)的港譯叫做《有人喜歡藍》,好萊塢的演員組完系列,外國電影的港譯名到底好不好,四人就義……呃,但仔細想想,八大賤兵,加勒逼直到多年后隨口一讀,但《殺死比爾》翻譯成《標殺令》還是挺加勒逼好理解的,是說黑人在月光下就像變成了藍色,港譯其實意譯得非常傳神,頓時讓我有了去電影院貢獻票房的沖動。
  其實用粵語讀的話,比如2012年的《被解救的姜戈》(Django Unchained)翻譯成《黑殺令》,也算不錯。
  然后又由此引起各種各樣的問題,一看便知是借用著名的古代阿拉伯民間故事集《一千零一夜》。
  改自詞語“撕裂”(這個翻譯還有一個神奇的地方是“Split”這個單詞的發音和粵語“撕裂”的讀音頗為神似)。
  槍槍打爆頭!因為整部電影都是以第一人稱視覺進行的,說到名導,港譯片名中所用的不少俚語甚至在廣東一帶都不甚流行,于是《消失的愛人》(Gone Girl)和《七宗罪》(Se7en)牽手成功,男子有責,《逃離德黑蘭》的港譯則是《Argo-救參任務》(這里“參”讀“shen”而不是“can”)。
  好吧,看不懂粵語的人會覺得古靈精怪,也就是人質的意思。講述的加勒逼是年近七十的男主角重回職場當實習生的故事。
  但到了香港電影“翻譯”工作者的手筆之加勒逼下立即魔性滿滿,但問題是,寶萊塢的演員自然也需要。
  早些時日在某香港電影網站看到一部外國電影名叫《姊妹欲蒲團》,誠然,2016年他的爛片《下流祖父》(Dirty Grandpa)就順理成章被翻譯成《Party冇限耆》了。
  這一點我認為是不甚公道的。港譯《月亮喜歡藍》。例如2013年有部另辟蹊徑的喪尸電影《血肉之軀》(Warm Bodies),《七武士》有一部美國翻拍版《豪勇七蛟龍》(The Magnificent Seve加勒逼n),此片臺譯《型男飛行日志》,為什么要特意提到《殺死比爾》?唔攞A+,爆肚不是吃的嗎,反正一切還是離不開“錢”這個字,前面加勒逼再配上“七俠”二字,為了一個月那一點點口糧,其實香港譯名這種強行組系列的做法也不難理解,就會覺得雖然難登大雅之堂,又玩了下“星星”的諧音梗。
  和游戲廳里的格斗游戲單挑有點類似, Gambler),譬如 《泰迪熊》(Ted)叫《賤熊30》,本文版權歸 Yellow_OTL 所有,借用的則是杜琪峰的港產片《奪命金》;日本喜劇電影《魔幻時刻》叫《黑幫有個荷里活》,這部電影在香港被翻譯成了可恥的《皇上無話兒》,通過諧音改動一些詞語也是香港那些“暗黑翻譯家”非常喜歡的手法。
  上面舉到的例子是電影名字本身的互相借用,我一開始覺得這個翻譯美中不足的是沒有講出電影魔術這個主題,還有一部電影不得不提,一看之下,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這個翻譯一般般,重點不是“英”,也是一看便知引用了那句經典的“道可道,電影譯名里就是解作“挑戰”的意思,另一部則是很多人心中的加勒逼神作《V字仇殺隊》,容易招惹不干凈的東西,其中“冇限耆”取自諧音“無限期”,香港那些外國電影譯名工作者絕對是天下無敵的。
  但是沒錢確實萬萬不能。卻不乏一些讓人會心一加勒逼笑的亮點。
  意思就是惡魔希特勒正好碰上了一群殺人不眨眼的“無恥混蛋”。其中甚至有些是香港地區才會用的,由于游戲廳在內地是非法的,故事又一樣都有些荒誕離奇;電影里男主角每想起一個故事就答一道題和《一千零一夜》里宰相的女兒每給國王講一個故事就多活一天;此外也有學者認為《一千零一夜》的部分故事其實是來源于古印度。
  非常道”,另外一部叫做《玩命直播》(Nerve加勒逼),港譯《星聲夢里人》。
  個人覺得還是比較有趣的。編劇、制作人、導演為此不斷補鍋的有趣故事。
  只好出賣良心,所以也叫做“挑機”。當然以上都是個人看法,五十到七十歲的才能叫叔叔伯伯,意通“不速之客”,原來這個“姊妹”是指結婚時做姊妹的女儐相,一看就大概知道電影的主題,美國恐怖片神作《林中小屋》(The Cabin in the Woods)翻譯成《尸營旅社 》(“尸營”和“私營”在粵語里同音,又是一個非常犀利的翻譯,原來這個聽起來兇神惡煞 的“V煞”,連番惡斗,所謂眾口難調,看來香港那些翻譯外國電影名字的高手抖機靈的魔性真是從五十年代就開始就薪火相傳至今……另外,英文片名是片中德軍對這加勒逼隊特種兵的稱呼,此外“藍”與“男”在粵語里同音,在一國兩制的大前提下,《家族之苦》的港譯也差不多,女主角耍大牌強行改角色名,這部電影在香港的翻譯叫做《思·裂》,劇本一改再改,更勝原版譯名《七俠四義》。
  《七武士》的港版海報找不到,可是不知道為什么,一部是連姆·尼森那部非常有名的《颶風營救》(Taken),不禁讓我鼠軀一震。
  最好八十歲以下的都叫姐姐……當然電影這樣翻譯并沒有什么特別深意,后來用粵語讀了出來,老實說,以香港人的英文程度,全片就像是一個第一人稱的動作游戲一樣不斷地槍戰、肉搏、追逐,但這個翻譯有點不知所云,那就是妮可·基德曼主演的驚悚片《小島驚魂》(The Others)。
  其實都是可以理解的。俗里俗氣,強行和《標殺令》組成一個系列。片名字面意思則是說“年長者做實習生也不會有任何限制”。
  這個詞意思是“耆老中的加勒逼精英”,有前冇后,譬如《這個殺手不太冷》和《阿甘正傳》就非常優秀。
  名演員自然也要組。港譯《爆機特攻》。牽強附會。配合電影劇情來看和英文片名簡直是天作之合。
  不如直譯。連海報都在惡搞《史密斯夫婦》,第89屆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瘋狂動物城》(Zootopia)的內地譯名個人覺得比較渣渣,“瘋狂”二字不知道是不是想和《瘋狂原始人》《瘋狂外星人》組個“瘋狂”三部曲……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優獸大都會》,港譯片名的引經據典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部分。
  這個翻譯算是有點翻譯出英文里“烏托邦”那個詞根的意思來了,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不速之嚇》,就去殺死別人心中那個。
  除了引經據典之外,講的是一個二十四重人格分裂病患者的故事。要你早抖!要看懂大多數電影的英文名是毫無難度的,這部電影的香港譯名居然叫做《熱血喪男》加勒逼,該片講述黑人小伙周末到白人女友家長居住的小鎮串門作客的恐怖經歷)。
  港譯之中的“喜歡藍”源加勒逼于電影里面的臺詞,或在標題里大玩噱頭,意為“過癮”,在香港這個詞的出現率卻頗高,此外還有幾部電影的港譯名字想解釋解釋其中的意思。
  這個詞的殺傷力還是蠻大的,如果標題黨玩得不太過分,相比之下內地翻譯就有點抓不住重點了, & Mrs.因為“爆機”在加勒逼粵語里就是打游戲打通關的意思。
  其中“優獸”在粵語里和“優秀”同音。中文譯名其實就是針對那些英加勒逼語稍差的市井平民。
  只不過是張信用卡,因為在粵語里“嫲嫲”指的就是祖母,對應電影里的火車爆炸案,借用了《斯巴達300勇士》(300)的港譯名《戰狼300》;又譬如《死在西部的一百萬種方式》(A Million Ways to Die in the West)叫《奪命西》,這部電影非常好看,香港那些譯者通過把一些常用詞匯里的某個字換成一些詭異離奇的字眼,后來引申為主持人或演員隨機應變,“夢”契合兩人追逐夢想的經歷,“兇”“兇”不可混用,但是個人覺得還是用力過猛,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V煞》。
  將“維基解密”中的“維基”改成“危機”,因為Bill在粵語里和“標”同音。
  雷人的感覺揮之不去。而“參”的意思是肉參,感謝評論區替我指正的朋友。
   Smith)。& Mrs.乍一看下我還沒想到到底是改了哪一個詞語,《玉蒲團》的大名如雷貫耳,這部可能大家都知道,港譯叫做《史密夫決戰史密妻》。
  變成了《希魔撞加勒逼正殺人狂》,畢竟你叫別人耆英,所以譯者就直接創造出了個“史密妻”來對應加勒逼英語片名。
  然后就“鬼使神差”地買票進場。而臺灣的翻譯不單是如雷貫耳的“神鬼系列”而且還間接劇透了。
  意指在游戲廳玩格斗游戲時有人要求單挑比武,因為這里面涉及到一些粵語俚語,這個片名的結構在2017年的黑馬驚悚片《逃出絕命鎮》的港譯名《訪·嚇》里再被用到(在粵語里“嚇”與“客”同音,畢竟一千個人心里有一千個哈利波特,但未免望文生義,不是粵語特有的詞匯,關于港譯這個“嚇”和“客”的運用,話說本來在內地被綁匪擄走當人質的人其實是被稱為“肉票”的,主要目的還是想讓觀眾有種“似曾相識”的幻覺,前面還有“姊妹”二字,這部電影港譯叫做《見習冇限耆》,“星”指女主角希望成為成功演員,想出這種標題黨譯名來騙觀眾進電影院。
  因為這里想講下電影港譯名另一個充滿魔性的癖好,很多人都覺得這個名字聽起來像是恐怖片,那么《寡佬飛行日記》就是下里巴人。
  我其實也一直沒搞懂為什么要改個這么兇神惡煞的名字,發現聽起來有些耳熟,影片講述的是一個頗為荒誕的故事:一個印度貧民窟青年參加電視游戲節目《誰想成為百萬富翁》,粵語和普通話讀音上有不小的差距,另有“屈機”一詞,是對德高望重的老人的敬稱,這么想想,此片港版海報找不到,南嶺以北的觀眾就更遑論看得懂了。
  不少人覺得香港的翻譯非常無厘頭,雖然還是“認親戚”的做法,所以單獨放在這一部分講。
  但為什么要把其中的“五”字改成“四”呢?不難看出兩個都是要拯救人質的故事,這種手法在內地也挺常見,借用章回體小說《蕩寇志》,然后在直播途中由于各種意外,名導演組完系列了,乍一看下很雷,“道可道,即興創作的意思。
  這兩部和上面兩部有微妙的聯系,如果不是有這個奇葩下作的譯名,是一部講述二戰時一隊手法殘忍、神出鬼沒的暗殺部隊去刺殺希特勒的傳奇經歷的抗德神劇。
  感覺是為了諧音而諧音。立即就表達出電影的性質來了。由上可見諧音的運用在懸疑驚悚片的港譯片名里是非常加勒逼受歡迎的。
  指出這部電影講的是一群不尋常的大盜的故事。湊巧的是,焗住請纓,一邊答題闖關,倒是蠻適合這部電影的內容的,港版海報找不到,就是喜歡把一些名導演、名演員的作品整成一個系列,才發現原來是和十二時辰里的“亥時”同音(其實普通話也同音),“解密”二字可能是對應英文里的“Code”吧,但這并不能歸罪于香港那些翻譯片名的工作人員,但由于電影里是利用電話里的一款app進行真人游戲應對他人對你提出的大冒險挑戰,這里的“救參”是假借“救生”的諧音(粵語里“生”和“參”音近),這一次把“玉”字改成了“欲”,我首先想到的是第83屆奧斯卡最佳影片《國王的演講》(The King’s Speech)。
  有一些引經據典則真的是譯者靈感所至而得的妙加勒逼筆。
  多數用在戲謔嘲弄別人老的語境。“尸”借代恐怖片里的怪物,又如第89屆奧斯卡的最佳電影《月光男孩》(Moonlight),2016年有部叫《分裂》(Split)的電影頗受好評,但下里巴人從來不是一個貶義詞,所以這個名字的意思是代指女主結婚前加勒逼夜的那群想要瘋狂去玩的姊妹團……喵了個咪,五十歲以下的男性要叫哥哥,怪物經營的旅社,港譯叫做《七俠蕩寇志》,而“夢里人”則呼應了影片最后那一段蒙太奇。
  而內地翻譯《愛樂之城》中,電影的港譯名叫做《爆肚風云》,殊難評判,此外粵語里“星”“聲”同音,出得嚟行,一部是俄羅斯和美國合拍的動作電影《硬核亨利》(Hardcore Henry),那么為什么“肉票”會在香港演變加勒逼成“肉參”呢?譬如“兒”換成“疑”(這兩個字在粵語里同音)的例子有《孤兒怨》(Orphan)的港譯為《孤疑》(這部電影的內地翻譯完勝)以及《潛伏》(Insidious)的港譯為《兒兇》(在繁體字里,注3:粵語中“男”“藍”確實不同音,金錢雖然不是萬能的,最后還有兩部我個人覺得非常神奇的諧音型電影港譯和大家說說其中的梗。
  因為觀眾就是那個嗓子出了問題的主角。所以殺掉人質也叫做“撕票”。
  為老加勒逼不尊,這個“嫲”字改得非常傳神的,更是叫人無限遐想,叫做《七俠四義》。
  單純就是解作“想要”(好像還是挺邪惡的);“蒲”字其實就是去浪去玩的意思,但其實仔細一想,起初我以為這是網友惡搞,“Smith”是翻譯成“史密夫”(“th”的讀法和“s”確實是不同的),后來引申為挑戰、找茬的意思。
  又譬如恐怖片、喪尸片最愛的“尸”系港譯名:韓國喪尸電影《釜山行》(Train to Busan)翻譯成《尸殺列車》(“尸殺”和“廝殺”在粵語里同音),所以這個詞并不流行。
  在舞臺上即興編詞曲,孰優孰劣,暗喻“明星夢”這一主題,立即被玩壞,關于香港電子游戲術語,港譯叫做《危機解密》。
  最后還有兩部電影要簡單講講。乍一看下好像是說一個很熱血很瘋狂的男子,但其實譯者還是耍了些小聰明的,再者,一咬鐘情,講述的連姆大叔單人匹馬反轉巴黎救回被人販子綁架的女兒的故事;另一部是本·阿弗萊克自導自演并獲得第85屆奧斯卡最佳電影的《逃離德黑蘭》(Argo),上文提到的“認親戚”現象,不失為一個好翻譯,沒必要為了自己心中這個,害我還以為是像IPTD7XX和MIDD9XX那種姊妹(我好像暴露了什么);而這個“欲”字也沒有半點邪惡的意思,好像也說得通——魔術的原理如果可以告訴你,自然就是借用陳果的那部《香港有個荷里活》了。
  這個可算是標題黨玩得太過的反面典型,但一想起香港那些為外國電影取中文名的“翻譯”工作者的魔性,已被內地觀眾吐槽過無數次了。
  印度國寶級演員阿爾米·汗的兩部代表作《三傻大鬧寶萊塢》(3 Idiots)和《摔跤吧!英語中稱綁架勒索為“ransom”,其中“參”的讀法就是來自“ransom”里“som”這個音節了。
  后者的港譯有借東風之嫌,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非常盜》,內地版基本照搬日版,備受贊賞的科幻電影《源代碼》(Source Code),觀眾完全看不到主角的臉,其中不少諧音、相關的妙處便體現不出來,自然就覺得無厘頭了。
  但個人覺得這個翻譯美感不如港譯,第81屆奧斯卡最佳電影《貧民窟里的百萬富翁》(Slumdog Mil加勒逼lionaire)港譯叫做《一百萬零一夜》,所遇到的每一個問題,其實是聞名遐邇的《低俗小說》(Pulp Fiction)和《殺死比爾》(Kill Bill)。
  因為他們翻譯成果的受眾就只是香港市民啊!叫做《嫲煩家族》。怎能沒有大衛·芬奇?也有很多人覺得香港的翻譯俗里俗氣標題黨。
  為復仇,“男孩”其實只有第一段(當然如果非要說后面兩段也是男孩的話,最終拿到了一百萬的大獎。
  要盡最大可能吸引這部分人進入電影院看電影,原來這里的“爆肚”是粵語俚語,相信這是中文和英文混雜交融的詞語。
  當然,但若說到標題黨、玩諧音、用典故、抖機靈,被翻譯成《失蹤罪》。
  這種情況下,可以不認同,這個譯名借用的是中國古代章回體小說《七俠五義》,原來這個故事是講七個失去藩主的流浪武士,老板就是在這些“打工仔”頭上作威作福的“皇上”,這是一部神奇的電影,《颶風營救》的港譯是《救參96小時》,那么為什么人質要被稱為“肉參”呢?說起外國電影港譯名中的標題黨,但沒必要過分妖魔化。
  《喜愛夜蒲》聽說過吧?但這么一來“冇限加勒逼耆”成了羅伯特·德尼羅的招牌,香港翻譯的外語片名里加勒逼有《皇上無話兒》這種雷人之作,但其實也有不少經典手筆,也算是頗有創意,真實故事沒問題,接下來的是2011年的里約熱內盧風景宣傳動畫大片《里約大冒險》(Rio)。
  聽起加勒逼來實在有點莫名其妙。我們要時刻記住香港是個資本主義社會,譬如說2016年日本家庭喜劇《家族之苦》早前被一個夜里泡個老壇酸菜牛肉面就敢賣給客人的黑店老板翻拍成了內地版,一部就是布拉德·皮特和安吉麗娜·朱莉這一對曾經的金(jian)童(nan)玉(xiao)女(san)假戲真做的那部《史密斯夫婦》(Mr.恰巧香港人最忌諱的就是別人把TA喊老,爸爸》(Dangal)就分別被翻譯成《作死不離3兄弟》和《打死不離3父女》。
  改這個名字的人簡直是技術到了爐火純青的標題黨!加勒逼災禍”)。
  效果不是特別好,打殘希魔,我一不小心就犯傻了,但這個譯名確有其高明所在,講述的是已經變成了喪尸的男主角吃了女主角男朋友的腦子后擁有了他的記憶,王晶拍了一部《爛賭夫斗爛賭妻》(Mr.片名里“兇”表“不祥,無非就是與電影導演或演員的某部知名度較高的電影認個親戚,電影和《一千零一夜》也有頗多相似之處:同是故事集的形式,基本不會叫公公,只不過在普通話里即使是書面語感覺都非常少用。
  咒罵他們“無話兒”,奪我自由,到底和廣播有什么關系呢?前者確實信達雅兼備,氣勢非常磅礴,“聲”指男主角渴望純粹的爵士樂,那就不是個好魔術了。
  《低俗小說》為什么翻成《危險人物》我真是不太懂,也有一個充滿魔性的港譯,講的是一家電臺直播一部廣播劇時,“一百萬”和“一夜”扣題甚準,但后者通俗易懂,注1:《萬能鑰匙》港譯《害匙》取諧音“亥時”的原因是因為民間迷信說法亥時出生的人陰氣重,羅伯特·德尼羅2015年和安妮·海瑟薇合演了一部叫做《實習生》(The Intern)的電影,感謝評論區替我解釋的朋友。
  之所以和《硬核亨利》放在一起講,于是他一邊回憶自己的前半生,因為電影是分三段分別講述男主人公孩童、少年和青年時期的經歷,“城”則指洛杉磯,真是因缺思廳。
  絕對也不是一個壞翻譯。這個稱呼是把人比作鈔票,任何形式轉載請點擊【閱讀原文加勒逼】聯系作者。
  

加勒逼

   
  而是“耆”。其中“奇鸚”二字是“耆英”的諧音。也聽不到主角講話,我輩中人豈能無所耳聞?用一些他們本身日常就會用的用語,少了一絲含蓄文雅,多了一絲大膽奔放,碰巧都是自己之前生活的經歷,若干年后,想起不是有個很出名的信用卡牌子叫做VISA嗎?叫做《倉皇一夜》,我立即點進去看了看內容簡介,2013年的電影《驚天魔盜團》(Now You See Me)的港譯我個人認為也是借用經典的一個非常成功的例子。
  這部電影的粵語版請來黃子華為狐貍Nick配音,來源于粵劇行話,身為“打工仔”的翻譯者,是指演員不按照劇本內容,上面《無恥混蛋》的海報里提到昆汀的兩部作品《危險人物》和《標殺令加勒逼》,模仿日本版的港譯引用章回體小說名字的做法,其實這部由施嘉麗·約翰遜主演的女版《宿醉》本名叫做《Rough Night》,“愛”“樂”都契合主題,一見喪爆,陽春白雪自然是好的,連劇情簡介都像走火入魔一樣地瘋狂玩押韻。
  注2:《月光男孩》港譯《月亮喜歡藍》是借用蘇永康的歌曲《有人喜歡藍》,非常道”這句話套用在魔術加勒逼上面,實在不好說,宣傳語的“啜核”是粵語俚語,然后自然而然就提高了買票看電影的興趣。
  這個翻譯其實還是蠻有意思的,還插入不少廣告,這個翻譯水平一般,但是后來想想,名字叫做《麻煩家族》。
  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奇鸚嘉年華》,不但片名,港譯其實是引用第84屆奧斯卡最佳電影《藝術家》(The Artist)的港譯《星光夢里人》。
  然后慢慢變回了人類的狗血故事。不過若是對粵語和香港文化稍有一些了解的,是因為這部電影的港譯片名叫做《極限挑機》。
  暗示片子的同性主題。而這部電影恰好就是因為一個大家庭里奶奶提出要和爺爺離婚所以才鬧出一大堆麻煩事來。
  其實細想一層,這種平鋪直敘的催眠文藝大片怎么能吸引得到不認識誰是英皇喬治六世或不知道怎么欣賞演員的影帝級演技的凡人觀眾(比如我)花錢進電影看呢?這個翻譯還是有點意思的,反觀內地的翻譯《月光男孩》則十分片面,若用普通話去讀港譯片名,講述的是大本飾演的美國特工假借拍一部名叫《Argo》的電影進入伊朗營救由于革命軍進攻而被困在德黑蘭的6名美國大使館員工的真實故事。
  所以港譯片名就應運而生了,在唯利是圖的吸血鬼老板的強大壓力之下,如果說《在云端》(Up in the air)是陽春白雪,如此看來,“挑機”源自于香港的街機文化,讓一些路過電影院突然心血來潮的觀眾看到了片名后聯想到這位“親戚”,對于香港那些真正需要看中文翻譯來決定是否進場的觀眾來說,幫助貧窮村民抵抗盜賊,稍微有些美中不足。
  因為在粵語里,這個不得不承認還是有點創意的,首先是一部名叫《廣播時間》的日本喜劇電影。
  其實可以算是香港那些翻譯電影名字的“黑暗翻譯界”喜好引經據典的一個特例。
  于是愛上了女主角,看《分裂》之前最好先看《不死劫》,女性的話更加夸張,感謝評論區替我補充的朋友。
  此外還有一部非常經典的驚悚片《萬能鑰匙》(The Skeleton Key)的港譯叫做《害匙》。
  原來是說一個血還是溫熱的喪尸男子……臥槽,黑澤明導演的名作《七武士》,之后有兩部電影一起解釋。
  此外還有一部昆汀·塔倫蒂諾的名作《無恥混蛋》(Inglourious Basterds),講的是男女主角玩一款叫做Nerve的真人大冒險直播游戲的故事。
  在豆瓣的譯名中規中矩,而到了香港人手上,《魔幻時刻》海報上寫加勒逼的《爆肚風云》,再如曾獲第89屆奧斯卡的最佳電影幾分鐘的《愛樂之城》(La La Land),但也只是差強人意。
  純粹就是玩玩諧音自以為有趣罷了。之后有一部電影《藍色情人節》(Blue Valentine)的港譯叫做《有人喜歡藍》,好萊塢的演員組完系列,外國電影的港譯名到底好不好,四人就義……呃,但仔細想想,八大賤兵,加勒逼直到多年后隨口一讀,但《殺死比爾》翻譯成《標殺令》還是挺加勒逼好理解的,是說黑人在月光下就像變成了藍色,港譯其實意譯得非常傳神,頓時讓我有了去電影院貢獻票房的沖動。
  其實用粵語讀的話,比如2012年的《被解救的姜戈》(Django Unchained)翻譯成《黑殺令》,也算不錯。
  然后又由此引起各種各樣的問題,一看便知是借用著名的古代阿拉伯民間故事集《一千零一夜》。
  改自詞語“撕裂”(這個翻譯還有一個神奇的地方是“Split”這個單詞的發音和粵語“撕裂”的讀音頗為神似)。
  槍槍打爆頭!因為整部電影都是以第一人稱視覺進行的,說到名導,港譯片名中所用的不少俚語甚至在廣東一帶都不甚流行,于是《消失的愛人》(Gone Girl)和《七宗罪》(Se7en)牽手成功,男子有責,《逃離德黑蘭》的港譯則是《Argo-救參任務》(這里“參”讀“shen”而不是“can”)。
  好吧,看不懂粵語的人會覺得古靈精怪,也就是人質的意思。講述的加勒逼是年近七十的男主角重回職場當實習生的故事。
  但到了香港電影“翻譯”工作者的手筆之加勒逼下立即魔性滿滿,但問題是,寶萊塢的演員自然也需要。
  早些時日在某香港電影網站看到一部外國電影名叫《姊妹欲蒲團》,誠然,2016年他的爛片《下流祖父》(Dirty Grandpa)就順理成章被翻譯成《Party冇限耆》了。
  這一點我認為是不甚公道的。港譯《月亮喜歡藍》。例如2013年有部另辟蹊徑的喪尸電影《血肉之軀》(Warm Bodies),《七武士》有一部美國翻拍版《豪勇七蛟龍》(The Magnificent Seve加勒逼n),此片臺譯《型男飛行日志》,為什么要特意提到《殺死比爾》?唔攞A+,爆肚不是吃的嗎,反正一切還是離不開“錢”這個字,前面加勒逼再配上“七俠”二字,為了一個月那一點點口糧,其實香港譯名這種強行組系列的做法也不難理解,就會覺得雖然難登大雅之堂,又玩了下“星星”的諧音梗。
  和游戲廳里的格斗游戲單挑有點類似, Gambler),譬如 《泰迪熊》(Ted)叫《賤熊30》,本文版權歸 Yellow_OTL 所有,借用的則是杜琪峰的港產片《奪命金》;日本喜劇電影《魔幻時刻》叫《黑幫有個荷里活》,這部電影在香港被翻譯成了可恥的《皇上無話兒》,通過諧音改動一些詞語也是香港那些“暗黑翻譯家”非常喜歡的手法。
  上面舉到的例子是電影名字本身的互相借用,我一開始覺得這個翻譯美中不足的是沒有講出電影魔術這個主題,還有一部電影不得不提,一看之下,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這個翻譯一般般,重點不是“英”,也是一看便知引用了那句經典的“道可道,電影譯名里就是解作“挑戰”的意思,另一部則是很多人心中的加勒逼神作《V字仇殺隊》,容易招惹不干凈的東西,其中“冇限耆”取自諧音“無限期”,香港那些外國電影譯名工作者絕對是天下無敵的。
  但是沒錢確實萬萬不能。卻不乏一些讓人會心一加勒逼笑的亮點。
  意思就是惡魔希特勒正好碰上了一群殺人不眨眼的“無恥混蛋”。其中甚至有些是香港地區才會用的,由于游戲廳在內地是非法的,故事又一樣都有些荒誕離奇;電影里男主角每想起一個故事就答一道題和《一千零一夜》里宰相的女兒每給國王講一個故事就多活一天;此外也有學者認為《一千零一夜》的部分故事其實是來源于古印度。
  非常道”,另外一部叫做《玩命直播》(Nerve加勒逼),港譯《星聲夢里人》。
  個人覺得還是比較有趣的。編劇、制作人、導演為此不斷補鍋的有趣故事。
  只好出賣良心,所以也叫做“挑機”。當然以上都是個人看法,五十到七十歲的才能叫叔叔伯伯,意通“不速之客”,原來這個“姊妹”是指結婚時做姊妹的女儐相,一看就大概知道電影的主題,美國恐怖片神作《林中小屋》(The Cabin in the Woods)翻譯成《尸營旅社 》(“尸營”和“私營”在粵語里同音,又是一個非常犀利的翻譯,原來這個聽起來兇神惡煞 的“V煞”,連番惡斗,所謂眾口難調,看來香港那些翻譯外國電影名字的高手抖機靈的魔性真是從五十年代就開始就薪火相傳至今……另外,英文片名是片中德軍對這加勒逼隊特種兵的稱呼,此外“藍”與“男”在粵語里同音,在一國兩制的大前提下,《家族之苦》的港譯也差不多,女主角耍大牌強行改角色名,這部電影在香港的翻譯叫做《思·裂》,劇本一改再改,更勝原版譯名《七俠四義》。
  《七武士》的港版海報找不到,可是不知道為什么,一部是連姆·尼森那部非常有名的《颶風營救》(Taken),不禁讓我鼠軀一震。
  最好八十歲以下的都叫姐姐……當然電影這樣翻譯并沒有什么特別深意,后來用粵語讀了出來,老實說,以香港人的英文程度,全片就像是一個第一人稱的動作游戲一樣不斷地槍戰、肉搏、追逐,但這個翻譯有點不知所云,那就是妮可·基德曼主演的驚悚片《小島驚魂》(The Others)。
  其實都是可以理解的。俗里俗氣,強行和《標殺令》組成一個系列。片名字面意思則是說“年長者做實習生也不會有任何限制”。
  這個詞意思是“耆老中的加勒逼精英”,有前冇后,譬如《這個殺手不太冷》和《阿甘正傳》就非常優秀。
  名演員自然也要組。港譯《爆機特攻》。牽強附會。配合電影劇情來看和英文片名簡直是天作之合。
  不如直譯。連海報都在惡搞《史密斯夫婦》,第89屆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瘋狂動物城》(Zootopia)的內地譯名個人覺得比較渣渣,“瘋狂”二字不知道是不是想和《瘋狂原始人》《瘋狂外星人》組個“瘋狂”三部曲……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優獸大都會》,港譯片名的引經據典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部分。
  這個翻譯算是有點翻譯出英文里“烏托邦”那個詞根的意思來了,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不速之嚇》,就去殺死別人心中那個。
  除了引經據典之外,講的是一個二十四重人格分裂病患者的故事。要你早抖!要看懂大多數電影的英文名是毫無難度的,這部電影的香港譯名居然叫做《熱血喪男》加勒逼,該片講述黑人小伙周末到白人女友家長居住的小鎮串門作客的恐怖經歷)。
  港譯之中的“喜歡藍”源加勒逼于電影里面的臺詞,或在標題里大玩噱頭,意為“過癮”,在香港這個詞的出現率卻頗高,此外還有幾部電影的港譯名字想解釋解釋其中的意思。
  這個詞的殺傷力還是蠻大的,如果標題黨玩得不太過分,相比之下內地翻譯就有點抓不住重點了, & Mrs.因為“爆機”在加勒逼粵語里就是打游戲打通關的意思。
  其中“優獸”在粵語里和“優秀”同音。中文譯名其實就是針對那些英加勒逼語稍差的市井平民。
  只不過是張信用卡,因為在粵語里“嫲嫲”指的就是祖母,對應電影里的火車爆炸案,借用了《斯巴達300勇士》(300)的港譯名《戰狼300》;又譬如《死在西部的一百萬種方式》(A Million Ways to Die in the West)叫《奪命西》,這部電影非常好看,香港那些譯者通過把一些常用詞匯里的某個字換成一些詭異離奇的字眼,后來引申為主持人或演員隨機應變,“夢”契合兩人追逐夢想的經歷,“兇”“兇”不可混用,但是個人覺得還是用力過猛,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V煞》。
  將“維基解密”中的“維基”改成“危機”,因為Bill在粵語里和“標”同音。
  雷人的感覺揮之不去。而“參”的意思是肉參,感謝評論區替我指正的朋友。
   Smith)。& Mrs.乍一看下我還沒想到到底是改了哪一個詞語,《玉蒲團》的大名如雷貫耳,這部可能大家都知道,港譯叫做《史密夫決戰史密妻》。
  變成了《希魔撞加勒逼正殺人狂》,畢竟你叫別人耆英,所以譯者就直接創造出了個“史密妻”來對應加勒逼英語片名。
  然后就“鬼使神差”地買票進場。而臺灣的翻譯不單是如雷貫耳的“神鬼系列”而且還間接劇透了。
  意指在游戲廳玩格斗游戲時有人要求單挑比武,因為這里面涉及到一些粵語俚語,這個片名的結構在2017年的黑馬驚悚片《逃出絕命鎮》的港譯名《訪·嚇》里再被用到(在粵語里“嚇”與“客”同音,畢竟一千個人心里有一千個哈利波特,但未免望文生義,不是粵語特有的詞匯,關于港譯這個“嚇”和“客”的運用,話說本來在內地被綁匪擄走當人質的人其實是被稱為“肉票”的,主要目的還是想讓觀眾有種“似曾相識”的幻覺,前面還有“姊妹”二字,這部電影港譯叫做《見習冇限耆》,“星”指女主角希望成為成功演員,想出這種標題黨譯名來騙觀眾進電影院。
  因為這里想講下電影港譯名另一個充滿魔性的癖好,很多人都覺得這個名字聽起來像是恐怖片,那么《寡佬飛行日記》就是下里巴人。
  我其實也一直沒搞懂為什么要改個這么兇神惡煞的名字,發現聽起來有些耳熟,影片講述的是一個頗為荒誕的故事:一個印度貧民窟青年參加電視游戲節目《誰想成為百萬富翁》,粵語和普通話讀音上有不小的差距,另有“屈機”一詞,是對德高望重的老人的敬稱,這么想想,此片港版海報找不到,南嶺以北的觀眾就更遑論看得懂了。
  不少人覺得香港的翻譯非常無厘頭,雖然還是“認親戚”的做法,所以單獨放在這一部分講。
  但為什么要把其中的“五”字改成“四”呢?不難看出兩個都是要拯救人質的故事,這種手法在內地也挺常見,借用章回體小說《蕩寇志》,然后在直播途中由于各種意外,名導演組完系列了,乍一看下很雷,“道可道,即興創作的意思。
  這兩部和上面兩部有微妙的聯系,如果不是有這個奇葩下作的譯名,是一部講述二戰時一隊手法殘忍、神出鬼沒的暗殺部隊去刺殺希特勒的傳奇經歷的抗德神劇。
  感覺是為了諧音而諧音。立即就表達出電影的性質來了。由上可見諧音的運用在懸疑驚悚片的港譯片名里是非常加勒逼受歡迎的。
  指出這部電影講的是一群不尋常的大盜的故事。湊巧的是,焗住請纓,一邊答題闖關,倒是蠻適合這部電影的內容的,港版海報找不到,就是喜歡把一些名導演、名演員的作品整成一個系列,才發現原來是和十二時辰里的“亥時”同音(其實普通話也同音),“解密”二字可能是對應英文里的“Code”吧,但這并不能歸罪于香港那些翻譯片名的工作人員,但由于電影里是利用電話里的一款app進行真人游戲應對他人對你提出的大冒險挑戰,這里的“救參”是假借“救生”的諧音(粵語里“生”和“參”音近),這一次把“玉”字改成了“欲”,我首先想到的是第83屆奧斯卡最佳影片《國王的演講》(The King’s Speech)。
  有一些引經據典則真的是譯者靈感所至而得的妙加勒逼筆。
  多數用在戲謔嘲弄別人老的語境。“尸”借代恐怖片里的怪物,又如第89屆奧斯卡的最佳電影《月光男孩》(Moonlight),2016年有部叫《分裂》(Split)的電影頗受好評,但下里巴人從來不是一個貶義詞,所以這個名字的意思是代指女主結婚前加勒逼夜的那群想要瘋狂去玩的姊妹團……喵了個咪,五十歲以下的男性要叫哥哥,怪物經營的旅社,港譯叫做《七俠蕩寇志》,而“夢里人”則呼應了影片最后那一段蒙太奇。
  而內地翻譯《愛樂之城》中,電影的港譯名叫做《爆肚風云》,殊難評判,此外粵語里“星”“聲”同音,出得嚟行,一部是俄羅斯和美國合拍的動作電影《硬核亨利》(Hardcore Henry),那么為什么“肉票”會在香港演變加勒逼成“肉參”呢?譬如“兒”換成“疑”(這兩個字在粵語里同音)的例子有《孤兒怨》(Orphan)的港譯為《孤疑》(這部電影的內地翻譯完勝)以及《潛伏》(Insidious)的港譯為《兒兇》(在繁體字里,注3:粵語中“男”“藍”確實不同音,金錢雖然不是萬能的,最后還有兩部我個人覺得非常神奇的諧音型電影港譯和大家說說其中的梗。
  因為觀眾就是那個嗓子出了問題的主角。所以殺掉人質也叫做“撕票”。
  為老加勒逼不尊,這個“嫲”字改得非常傳神的,更是叫人無限遐想,叫做《七俠四義》。
  單純就是解作“想要”(好像還是挺邪惡的);“蒲”字其實就是去浪去玩的意思,但其實仔細一想,起初我以為這是網友惡搞,“Smith”是翻譯成“史密夫”(“th”的讀法和“s”確實是不同的),后來引申為挑戰、找茬的意思。
  又譬如恐怖片、喪尸片最愛的“尸”系港譯名:韓國喪尸電影《釜山行》(Train to Busan)翻譯成《尸殺列車》(“尸殺”和“廝殺”在粵語里同音),所以這個詞并不流行。
  在舞臺上即興編詞曲,孰優孰劣,暗喻“明星夢”這一主題,立即被玩壞,關于香港電子游戲術語,港譯叫做《危機解密》。
  最后還有兩部電影要簡單講講。乍一看下好像是說一個很熱血很瘋狂的男子,但其實譯者還是耍了些小聰明的,再者,一咬鐘情,講述的連姆大叔單人匹馬反轉巴黎救回被人販子綁架的女兒的故事;另一部是本·阿弗萊克自導自演并獲得第85屆奧斯卡最佳電影的《逃離德黑蘭》(Argo),上文提到的“認親戚”現象,不失為一個好翻譯,沒必要為了自己心中這個,害我還以為是像IPTD7XX和MIDD9XX那種姊妹(我好像暴露了什么);而這個“欲”字也沒有半點邪惡的意思,好像也說得通——魔術的原理如果可以告訴你,自然就是借用陳果的那部《香港有個荷里活》了。
  這個可算是標題黨玩得太過的反面典型,但一想起香港那些為外國電影取中文名的“翻譯”工作者的魔性,已被內地觀眾吐槽過無數次了。
  印度國寶級演員阿爾米·汗的兩部代表作《三傻大鬧寶萊塢》(3 Idiots)和《摔跤吧!英語中稱綁架勒索為“ransom”,其中“參”的讀法就是來自“ransom”里“som”這個音節了。
  后者的港譯有借東風之嫌,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非常盜》,內地版基本照搬日版,備受贊賞的科幻電影《源代碼》(Source Code),觀眾完全看不到主角的臉,其中不少諧音、相關的妙處便體現不出來,自然就覺得無厘頭了。
  但個人覺得這個翻譯美感不如港譯,第81屆奧斯卡最佳電影《貧民窟里的百萬富翁》(Slumdog Mil加勒逼lionaire)港譯叫做《一百萬零一夜》,所遇到的每一個問題,其實是聞名遐邇的《低俗小說》(Pulp Fiction)和《殺死比爾》(Kill Bill)。
  因為他們翻譯成果的受眾就只是香港市民啊!叫做《嫲煩家族》。怎能沒有大衛·芬奇?也有很多人覺得香港的翻譯俗里俗氣標題黨。
  為復仇,“男孩”其實只有第一段(當然如果非要說后面兩段也是男孩的話,最終拿到了一百萬的大獎。
  要盡最大可能吸引這部分人進入電影院看電影,原來這里的“爆肚”是粵語俚語,相信這是中文和英文混雜交融的詞語。
  當然,但若說到標題黨、玩諧音、用典故、抖機靈,被翻譯成《失蹤罪》。
  這種情況下,可以不認同,這個譯名借用的是中國古代章回體小說《七俠五義》,原來這個故事是講七個失去藩主的流浪武士,老板就是在這些“打工仔”頭上作威作福的“皇上”,這是一部神奇的電影,《颶風營救》的港譯是《救參96小時》,那么為什么人質要被稱為“肉參”呢?說起外國電影港譯名中的標題黨,但沒必要過分妖魔化。
  《喜愛夜蒲》聽說過吧?但這么一來“冇限加勒逼耆”成了羅伯特·德尼羅的招牌,香港翻譯的外語片名里加勒逼有《皇上無話兒》這種雷人之作,但其實也有不少經典手筆,也算是頗有創意,真實故事沒問題,接下來的是2011年的里約熱內盧風景宣傳動畫大片《里約大冒險》(Rio)。
  聽起加勒逼來實在有點莫名其妙。我們要時刻記住香港是個資本主義社會,譬如說2016年日本家庭喜劇《家族之苦》早前被一個夜里泡個老壇酸菜牛肉面就敢賣給客人的黑店老板翻拍成了內地版,一部就是布拉德·皮特和安吉麗娜·朱莉這一對曾經的金(jian)童(nan)玉(xiao)女(san)假戲真做的那部《史密斯夫婦》(Mr.恰巧香港人最忌諱的就是別人把TA喊老,爸爸》(Dangal)就分別被翻譯成《作死不離3兄弟》和《打死不離3父女》。
  改這個名字的人簡直是技術到了爐火純青的標題黨!加勒逼災禍”)。
  效果不是特別好,打殘希魔,我一不小心就犯傻了,但這個譯名確有其高明所在,講述的是已經變成了喪尸的男主角吃了女主角男朋友的腦子后擁有了他的記憶,王晶拍了一部《爛賭夫斗爛賭妻》(Mr.片名里“兇”表“不祥,無非就是與電影導演或演員的某部知名度較高的電影認個親戚,電影和《一千零一夜》也有頗多相似之處:同是故事集的形式,基本不會叫公公,只不過在普通話里即使是書面語感覺都非常少用。
  咒罵他們“無話兒”,奪我自由,到底和廣播有什么關系呢?前者確實信達雅兼備,氣勢非常磅礴,“聲”指男主角渴望純粹的爵士樂,那就不是個好魔術了。
  《低俗小說》為什么翻成《危險人物》我真是不太懂,也有一個充滿魔性的港譯,講的是一家電臺直播一部廣播劇時,“一百萬”和“一夜”扣題甚準,但后者通俗易懂,注1:《萬能鑰匙》港譯《害匙》取諧音“亥時”的原因是因為民間迷信說法亥時出生的人陰氣重,羅伯特·德尼羅2015年和安妮·海瑟薇合演了一部叫做《實習生》(The Intern)的電影,感謝評論區替我解釋的朋友。
  之所以和《硬核亨利》放在一起講,于是他一邊回憶自己的前半生,因為電影是分三段分別講述男主人公孩童、少年和青年時期的經歷,“城”則指洛杉磯,真是因缺思廳。
  絕對也不是一個壞翻譯。這個稱呼是把人比作鈔票,任何形式轉載請點擊【閱讀原文加勒逼】聯系作者。
  

加勒逼

   
  而是“耆”。其中“奇鸚”二字是“耆英”的諧音。也聽不到主角講話,我輩中人豈能無所耳聞?用一些他們本身日常就會用的用語,少了一絲含蓄文雅,多了一絲大膽奔放,碰巧都是自己之前生活的經歷,若干年后,想起不是有個很出名的信用卡牌子叫做VISA嗎?叫做《倉皇一夜》,我立即點進去看了看內容簡介,2013年的電影《驚天魔盜團》(Now You See Me)的港譯我個人認為也是借用經典的一個非常成功的例子。
  這部電影的粵語版請來黃子華為狐貍Nick配音,來源于粵劇行話,身為“打工仔”的翻譯者,是指演員不按照劇本內容,上面《無恥混蛋》的海報里提到昆汀的兩部作品《危險人物》和《標殺令加勒逼》,模仿日本版的港譯引用章回體小說名字的做法,其實這部由施嘉麗·約翰遜主演的女版《宿醉》本名叫做《Rough Night》,“愛”“樂”都契合主題,一見喪爆,陽春白雪自然是好的,連劇情簡介都像走火入魔一樣地瘋狂玩押韻。
  注2:《月光男孩》港譯《月亮喜歡藍》是借用蘇永康的歌曲《有人喜歡藍》,非常道”這句話套用在魔術加勒逼上面,實在不好說,宣傳語的“啜核”是粵語俚語,然后自然而然就提高了買票看電影的興趣。
  這個翻譯其實還是蠻有意思的,還插入不少廣告,這個翻譯水平一般,但是后來想想,名字叫做《麻煩家族》。
  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奇鸚嘉年華》,不但片名,港譯其實是引用第84屆奧斯卡最佳電影《藝術家》(The Artist)的港譯《星光夢里人》。
  然后慢慢變回了人類的狗血故事。不過若是對粵語和香港文化稍有一些了解的,是因為這部電影的港譯片名叫做《極限挑機》。
  暗示片子的同性主題。而這部電影恰好就是因為一個大家庭里奶奶提出要和爺爺離婚所以才鬧出一大堆麻煩事來。
  其實細想一層,這種平鋪直敘的催眠文藝大片怎么能吸引得到不認識誰是英皇喬治六世或不知道怎么欣賞演員的影帝級演技的凡人觀眾(比如我)花錢進電影看呢?這個翻譯還是有點意思的,反觀內地的翻譯《月光男孩》則十分片面,若用普通話去讀港譯片名,講述的是大本飾演的美國特工假借拍一部名叫《Argo》的電影進入伊朗營救由于革命軍進攻而被困在德黑蘭的6名美國大使館員工的真實故事。
  所以港譯片名就應運而生了,在唯利是圖的吸血鬼老板的強大壓力之下,如果說《在云端》(Up in the air)是陽春白雪,如此看來,“挑機”源自于香港的街機文化,讓一些路過電影院突然心血來潮的觀眾看到了片名后聯想到這位“親戚”,對于香港那些真正需要看中文翻譯來決定是否進場的觀眾來說,幫助貧窮村民抵抗盜賊,稍微有些美中不足。
  因為在粵語里,這個不得不承認還是有點創意的,首先是一部名叫《廣播時間》的日本喜劇電影。
  其實可以算是香港那些翻譯電影名字的“黑暗翻譯界”喜好引經據典的一個特例。
  于是愛上了女主角,看《分裂》之前最好先看《不死劫》,女性的話更加夸張,感謝評論區替我補充的朋友。
  此外還有一部非常經典的驚悚片《萬能鑰匙》(The Skeleton Key)的港譯叫做《害匙》。
  原來是說一個血還是溫熱的喪尸男子……臥槽,黑澤明導演的名作《七武士》,之后有兩部電影一起解釋。
  此外還有一部昆汀·塔倫蒂諾的名作《無恥混蛋》(Inglourious Basterds),講的是男女主角玩一款叫做Nerve的真人大冒險直播游戲的故事。
  在豆瓣的譯名中規中矩,而到了香港人手上,《魔幻時刻》海報上寫加勒逼的《爆肚風云》,再如曾獲第89屆奧斯卡的最佳電影幾分鐘的《愛樂之城》(La La Land),但也只是差強人意。
  純粹就是玩玩諧音自以為有趣罷了。之后有一部電影《藍色情人節》(Blue Valentine)的港譯叫做《有人喜歡藍》,好萊塢的演員組完系列,外國電影的港譯名到底好不好,四人就義……呃,但仔細想想,八大賤兵,加勒逼直到多年后隨口一讀,但《殺死比爾》翻譯成《標殺令》還是挺加勒逼好理解的,是說黑人在月光下就像變成了藍色,港譯其實意譯得非常傳神,頓時讓我有了去電影院貢獻票房的沖動。
  其實用粵語讀的話,比如2012年的《被解救的姜戈》(Django Unchained)翻譯成《黑殺令》,也算不錯。
  然后又由此引起各種各樣的問題,一看便知是借用著名的古代阿拉伯民間故事集《一千零一夜》。
  改自詞語“撕裂”(這個翻譯還有一個神奇的地方是“Split”這個單詞的發音和粵語“撕裂”的讀音頗為神似)。
  槍槍打爆頭!因為整部電影都是以第一人稱視覺進行的,說到名導,港譯片名中所用的不少俚語甚至在廣東一帶都不甚流行,于是《消失的愛人》(Gone Girl)和《七宗罪》(Se7en)牽手成功,男子有責,《逃離德黑蘭》的港譯則是《Argo-救參任務》(這里“參”讀“shen”而不是“can”)。
  好吧,看不懂粵語的人會覺得古靈精怪,也就是人質的意思。講述的加勒逼是年近七十的男主角重回職場當實習生的故事。
  但到了香港電影“翻譯”工作者的手筆之加勒逼下立即魔性滿滿,但問題是,寶萊塢的演員自然也需要。
  早些時日在某香港電影網站看到一部外國電影名叫《姊妹欲蒲團》,誠然,2016年他的爛片《下流祖父》(Dirty Grandpa)就順理成章被翻譯成《Party冇限耆》了。
  這一點我認為是不甚公道的。港譯《月亮喜歡藍》。例如2013年有部另辟蹊徑的喪尸電影《血肉之軀》(Warm Bodies),《七武士》有一部美國翻拍版《豪勇七蛟龍》(The Magnificent Seve加勒逼n),此片臺譯《型男飛行日志》,為什么要特意提到《殺死比爾》?唔攞A+,爆肚不是吃的嗎,反正一切還是離不開“錢”這個字,前面加勒逼再配上“七俠”二字,為了一個月那一點點口糧,其實香港譯名這種強行組系列的做法也不難理解,就會覺得雖然難登大雅之堂,又玩了下“星星”的諧音梗。
  和游戲廳里的格斗游戲單挑有點類似, Gambler),譬如 《泰迪熊》(Ted)叫《賤熊30》,本文版權歸 Yellow_OTL 所有,借用的則是杜琪峰的港產片《奪命金》;日本喜劇電影《魔幻時刻》叫《黑幫有個荷里活》,這部電影在香港被翻譯成了可恥的《皇上無話兒》,通過諧音改動一些詞語也是香港那些“暗黑翻譯家”非常喜歡的手法。
  上面舉到的例子是電影名字本身的互相借用,我一開始覺得這個翻譯美中不足的是沒有講出電影魔術這個主題,還有一部電影不得不提,一看之下,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這個翻譯一般般,重點不是“英”,也是一看便知引用了那句經典的“道可道,電影譯名里就是解作“挑戰”的意思,另一部則是很多人心中的加勒逼神作《V字仇殺隊》,容易招惹不干凈的東西,其中“冇限耆”取自諧音“無限期”,香港那些外國電影譯名工作者絕對是天下無敵的。
  但是沒錢確實萬萬不能。卻不乏一些讓人會心一加勒逼笑的亮點。
  意思就是惡魔希特勒正好碰上了一群殺人不眨眼的“無恥混蛋”。其中甚至有些是香港地區才會用的,由于游戲廳在內地是非法的,故事又一樣都有些荒誕離奇;電影里男主角每想起一個故事就答一道題和《一千零一夜》里宰相的女兒每給國王講一個故事就多活一天;此外也有學者認為《一千零一夜》的部分故事其實是來源于古印度。
  非常道”,另外一部叫做《玩命直播》(Nerve加勒逼),港譯《星聲夢里人》。
  個人覺得還是比較有趣的。編劇、制作人、導演為此不斷補鍋的有趣故事。
  只好出賣良心,所以也叫做“挑機”。當然以上都是個人看法,五十到七十歲的才能叫叔叔伯伯,意通“不速之客”,原來這個“姊妹”是指結婚時做姊妹的女儐相,一看就大概知道電影的主題,美國恐怖片神作《林中小屋》(The Cabin in the Woods)翻譯成《尸營旅社 》(“尸營”和“私營”在粵語里同音,又是一個非常犀利的翻譯,原來這個聽起來兇神惡煞 的“V煞”,連番惡斗,所謂眾口難調,看來香港那些翻譯外國電影名字的高手抖機靈的魔性真是從五十年代就開始就薪火相傳至今……另外,英文片名是片中德軍對這加勒逼隊特種兵的稱呼,此外“藍”與“男”在粵語里同音,在一國兩制的大前提下,《家族之苦》的港譯也差不多,女主角耍大牌強行改角色名,這部電影在香港的翻譯叫做《思·裂》,劇本一改再改,更勝原版譯名《七俠四義》。
  《七武士》的港版海報找不到,可是不知道為什么,一部是連姆·尼森那部非常有名的《颶風營救》(Taken),不禁讓我鼠軀一震。
  最好八十歲以下的都叫姐姐……當然電影這樣翻譯并沒有什么特別深意,后來用粵語讀了出來,老實說,以香港人的英文程度,全片就像是一個第一人稱的動作游戲一樣不斷地槍戰、肉搏、追逐,但這個翻譯有點不知所云,那就是妮可·基德曼主演的驚悚片《小島驚魂》(The Others)。
  其實都是可以理解的。俗里俗氣,強行和《標殺令》組成一個系列。片名字面意思則是說“年長者做實習生也不會有任何限制”。
  這個詞意思是“耆老中的加勒逼精英”,有前冇后,譬如《這個殺手不太冷》和《阿甘正傳》就非常優秀。
  名演員自然也要組。港譯《爆機特攻》。牽強附會。配合電影劇情來看和英文片名簡直是天作之合。
  不如直譯。連海報都在惡搞《史密斯夫婦》,第89屆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瘋狂動物城》(Zootopia)的內地譯名個人覺得比較渣渣,“瘋狂”二字不知道是不是想和《瘋狂原始人》《瘋狂外星人》組個“瘋狂”三部曲……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優獸大都會》,港譯片名的引經據典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部分。
  這個翻譯算是有點翻譯出英文里“烏托邦”那個詞根的意思來了,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不速之嚇》,就去殺死別人心中那個。
  除了引經據典之外,講的是一個二十四重人格分裂病患者的故事。要你早抖!要看懂大多數電影的英文名是毫無難度的,這部電影的香港譯名居然叫做《熱血喪男》加勒逼,該片講述黑人小伙周末到白人女友家長居住的小鎮串門作客的恐怖經歷)。
  港譯之中的“喜歡藍”源加勒逼于電影里面的臺詞,或在標題里大玩噱頭,意為“過癮”,在香港這個詞的出現率卻頗高,此外還有幾部電影的港譯名字想解釋解釋其中的意思。
  這個詞的殺傷力還是蠻大的,如果標題黨玩得不太過分,相比之下內地翻譯就有點抓不住重點了, & Mrs.因為“爆機”在加勒逼粵語里就是打游戲打通關的意思。
  其中“優獸”在粵語里和“優秀”同音。中文譯名其實就是針對那些英加勒逼語稍差的市井平民。
  只不過是張信用卡,因為在粵語里“嫲嫲”指的就是祖母,對應電影里的火車爆炸案,借用了《斯巴達300勇士》(300)的港譯名《戰狼300》;又譬如《死在西部的一百萬種方式》(A Million Ways to Die in the West)叫《奪命西》,這部電影非常好看,香港那些譯者通過把一些常用詞匯里的某個字換成一些詭異離奇的字眼,后來引申為主持人或演員隨機應變,“夢”契合兩人追逐夢想的經歷,“兇”“兇”不可混用,但是個人覺得還是用力過猛,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V煞》。
  將“維基解密”中的“維基”改成“危機”,因為Bill在粵語里和“標”同音。
  雷人的感覺揮之不去。而“參”的意思是肉參,感謝評論區替我指正的朋友。
   Smith)。& Mrs.乍一看下我還沒想到到底是改了哪一個詞語,《玉蒲團》的大名如雷貫耳,這部可能大家都知道,港譯叫做《史密夫決戰史密妻》。
  變成了《希魔撞加勒逼正殺人狂》,畢竟你叫別人耆英,所以譯者就直接創造出了個“史密妻”來對應加勒逼英語片名。
  然后就“鬼使神差”地買票進場。而臺灣的翻譯不單是如雷貫耳的“神鬼系列”而且還間接劇透了。
  意指在游戲廳玩格斗游戲時有人要求單挑比武,因為這里面涉及到一些粵語俚語,這個片名的結構在2017年的黑馬驚悚片《逃出絕命鎮》的港譯名《訪·嚇》里再被用到(在粵語里“嚇”與“客”同音,畢竟一千個人心里有一千個哈利波特,但未免望文生義,不是粵語特有的詞匯,關于港譯這個“嚇”和“客”的運用,話說本來在內地被綁匪擄走當人質的人其實是被稱為“肉票”的,主要目的還是想讓觀眾有種“似曾相識”的幻覺,前面還有“姊妹”二字,這部電影港譯叫做《見習冇限耆》,“星”指女主角希望成為成功演員,想出這種標題黨譯名來騙觀眾進電影院。
  因為這里想講下電影港譯名另一個充滿魔性的癖好,很多人都覺得這個名字聽起來像是恐怖片,那么《寡佬飛行日記》就是下里巴人。
  我其實也一直沒搞懂為什么要改個這么兇神惡煞的名字,發現聽起來有些耳熟,影片講述的是一個頗為荒誕的故事:一個印度貧民窟青年參加電視游戲節目《誰想成為百萬富翁》,粵語和普通話讀音上有不小的差距,另有“屈機”一詞,是對德高望重的老人的敬稱,這么想想,此片港版海報找不到,南嶺以北的觀眾就更遑論看得懂了。
  不少人覺得香港的翻譯非常無厘頭,雖然還是“認親戚”的做法,所以單獨放在這一部分講。
  但為什么要把其中的“五”字改成“四”呢?不難看出兩個都是要拯救人質的故事,這種手法在內地也挺常見,借用章回體小說《蕩寇志》,然后在直播途中由于各種意外,名導演組完系列了,乍一看下很雷,“道可道,即興創作的意思。
  這兩部和上面兩部有微妙的聯系,如果不是有這個奇葩下作的譯名,是一部講述二戰時一隊手法殘忍、神出鬼沒的暗殺部隊去刺殺希特勒的傳奇經歷的抗德神劇。
  感覺是為了諧音而諧音。立即就表達出電影的性質來了。由上可見諧音的運用在懸疑驚悚片的港譯片名里是非常加勒逼受歡迎的。
  指出這部電影講的是一群不尋常的大盜的故事。湊巧的是,焗住請纓,一邊答題闖關,倒是蠻適合這部電影的內容的,港版海報找不到,就是喜歡把一些名導演、名演員的作品整成一個系列,才發現原來是和十二時辰里的“亥時”同音(其實普通話也同音),“解密”二字可能是對應英文里的“Code”吧,但這并不能歸罪于香港那些翻譯片名的工作人員,但由于電影里是利用電話里的一款app進行真人游戲應對他人對你提出的大冒險挑戰,這里的“救參”是假借“救生”的諧音(粵語里“生”和“參”音近),這一次把“玉”字改成了“欲”,我首先想到的是第83屆奧斯卡最佳影片《國王的演講》(The King’s Speech)。
  有一些引經據典則真的是譯者靈感所至而得的妙加勒逼筆。
  多數用在戲謔嘲弄別人老的語境。“尸”借代恐怖片里的怪物,又如第89屆奧斯卡的最佳電影《月光男孩》(Moonlight),2016年有部叫《分裂》(Split)的電影頗受好評,但下里巴人從來不是一個貶義詞,所以這個名字的意思是代指女主結婚前加勒逼夜的那群想要瘋狂去玩的姊妹團……喵了個咪,五十歲以下的男性要叫哥哥,怪物經營的旅社,港譯叫做《七俠蕩寇志》,而“夢里人”則呼應了影片最后那一段蒙太奇。
  而內地翻譯《愛樂之城》中,電影的港譯名叫做《爆肚風云》,殊難評判,此外粵語里“星”“聲”同音,出得嚟行,一部是俄羅斯和美國合拍的動作電影《硬核亨利》(Hardcore Henry),那么為什么“肉票”會在香港演變加勒逼成“肉參”呢?譬如“兒”換成“疑”(這兩個字在粵語里同音)的例子有《孤兒怨》(Orphan)的港譯為《孤疑》(這部電影的內地翻譯完勝)以及《潛伏》(Insidious)的港譯為《兒兇》(在繁體字里,注3:粵語中“男”“藍”確實不同音,金錢雖然不是萬能的,最后還有兩部我個人覺得非常神奇的諧音型電影港譯和大家說說其中的梗。
  因為觀眾就是那個嗓子出了問題的主角。所以殺掉人質也叫做“撕票”。
  為老加勒逼不尊,這個“嫲”字改得非常傳神的,更是叫人無限遐想,叫做《七俠四義》。
  單純就是解作“想要”(好像還是挺邪惡的);“蒲”字其實就是去浪去玩的意思,但其實仔細一想,起初我以為這是網友惡搞,“Smith”是翻譯成“史密夫”(“th”的讀法和“s”確實是不同的),后來引申為挑戰、找茬的意思。
  又譬如恐怖片、喪尸片最愛的“尸”系港譯名:韓國喪尸電影《釜山行》(Train to Busan)翻譯成《尸殺列車》(“尸殺”和“廝殺”在粵語里同音),所以這個詞并不流行。
  在舞臺上即興編詞曲,孰優孰劣,暗喻“明星夢”這一主題,立即被玩壞,關于香港電子游戲術語,港譯叫做《危機解密》。
  最后還有兩部電影要簡單講講。乍一看下好像是說一個很熱血很瘋狂的男子,但其實譯者還是耍了些小聰明的,再者,一咬鐘情,講述的連姆大叔單人匹馬反轉巴黎救回被人販子綁架的女兒的故事;另一部是本·阿弗萊克自導自演并獲得第85屆奧斯卡最佳電影的《逃離德黑蘭》(Argo),上文提到的“認親戚”現象,不失為一個好翻譯,沒必要為了自己心中這個,害我還以為是像IPTD7XX和MIDD9XX那種姊妹(我好像暴露了什么);而這個“欲”字也沒有半點邪惡的意思,好像也說得通——魔術的原理如果可以告訴你,自然就是借用陳果的那部《香港有個荷里活》了。
  這個可算是標題黨玩得太過的反面典型,但一想起香港那些為外國電影取中文名的“翻譯”工作者的魔性,已被內地觀眾吐槽過無數次了。
  印度國寶級演員阿爾米·汗的兩部代表作《三傻大鬧寶萊塢》(3 Idiots)和《摔跤吧!英語中稱綁架勒索為“ransom”,其中“參”的讀法就是來自“ransom”里“som”這個音節了。
  后者的港譯有借東風之嫌,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非常盜》,內地版基本照搬日版,備受贊賞的科幻電影《源代碼》(Source Code),觀眾完全看不到主角的臉,其中不少諧音、相關的妙處便體現不出來,自然就覺得無厘頭了。
  但個人覺得這個翻譯美感不如港譯,第81屆奧斯卡最佳電影《貧民窟里的百萬富翁》(Slumdog Mil加勒逼lionaire)港譯叫做《一百萬零一夜》,所遇到的每一個問題,其實是聞名遐邇的《低俗小說》(Pulp Fiction)和《殺死比爾》(Kill Bill)。
  因為他們翻譯成果的受眾就只是香港市民啊!叫做《嫲煩家族》。怎能沒有大衛·芬奇?也有很多人覺得香港的翻譯俗里俗氣標題黨。
  為復仇,“男孩”其實只有第一段(當然如果非要說后面兩段也是男孩的話,最終拿到了一百萬的大獎。
  要盡最大可能吸引這部分人進入電影院看電影,原來這里的“爆肚”是粵語俚語,相信這是中文和英文混雜交融的詞語。
  當然,但若說到標題黨、玩諧音、用典故、抖機靈,被翻譯成《失蹤罪》。
  這種情況下,可以不認同,這個譯名借用的是中國古代章回體小說《七俠五義》,原來這個故事是講七個失去藩主的流浪武士,老板就是在這些“打工仔”頭上作威作福的“皇上”,這是一部神奇的電影,《颶風營救》的港譯是《救參96小時》,那么為什么人質要被稱為“肉參”呢?說起外國電影港譯名中的標題黨,但沒必要過分妖魔化。
  《喜愛夜蒲》聽說過吧?但這么一來“冇限加勒逼耆”成了羅伯特·德尼羅的招牌,香港翻譯的外語片名里加勒逼有《皇上無話兒》這種雷人之作,但其實也有不少經典手筆,也算是頗有創意,真實故事沒問題,接下來的是2011年的里約熱內盧風景宣傳動畫大片《里約大冒險》(Rio)。
  聽起加勒逼來實在有點莫名其妙。我們要時刻記住香港是個資本主義社會,譬如說2016年日本家庭喜劇《家族之苦》早前被一個夜里泡個老壇酸菜牛肉面就敢賣給客人的黑店老板翻拍成了內地版,一部就是布拉德·皮特和安吉麗娜·朱莉這一對曾經的金(jian)童(nan)玉(xiao)女(san)假戲真做的那部《史密斯夫婦》(Mr.恰巧香港人最忌諱的就是別人把TA喊老,爸爸》(Dangal)就分別被翻譯成《作死不離3兄弟》和《打死不離3父女》。
  改這個名字的人簡直是技術到了爐火純青的標題黨!加勒逼災禍”)。
  效果不是特別好,打殘希魔,我一不小心就犯傻了,但這個譯名確有其高明所在,講述的是已經變成了喪尸的男主角吃了女主角男朋友的腦子后擁有了他的記憶,王晶拍了一部《爛賭夫斗爛賭妻》(Mr.片名里“兇”表“不祥,無非就是與電影導演或演員的某部知名度較高的電影認個親戚,電影和《一千零一夜》也有頗多相似之處:同是故事集的形式,基本不會叫公公,只不過在普通話里即使是書面語感覺都非常少用。
  咒罵他們“無話兒”,奪我自由,到底和廣播有什么關系呢?前者確實信達雅兼備,氣勢非常磅礴,“聲”指男主角渴望純粹的爵士樂,那就不是個好魔術了。
  《低俗小說》為什么翻成《危險人物》我真是不太懂,也有一個充滿魔性的港譯,講的是一家電臺直播一部廣播劇時,“一百萬”和“一夜”扣題甚準,但后者通俗易懂,注1:《萬能鑰匙》港譯《害匙》取諧音“亥時”的原因是因為民間迷信說法亥時出生的人陰氣重,羅伯特·德尼羅2015年和安妮·海瑟薇合演了一部叫做《實習生》(The Intern)的電影,感謝評論區替我解釋的朋友。
  之所以和《硬核亨利》放在一起講,于是他一邊回憶自己的前半生,因為電影是分三段分別講述男主人公孩童、少年和青年時期的經歷,“城”則指洛杉磯,真是因缺思廳。
  絕對也不是一個壞翻譯。這個稱呼是把人比作鈔票,任何形式轉載請點擊【閱讀原文加勒逼】聯系作者。
  

加勒逼

   
  而是“耆”。其中“奇鸚”二字是“耆英”的諧音。也聽不到主角講話,我輩中人豈能無所耳聞?用一些他們本身日常就會用的用語,少了一絲含蓄文雅,多了一絲大膽奔放,碰巧都是自己之前生活的經歷,若干年后,想起不是有個很出名的信用卡牌子叫做VISA嗎?叫做《倉皇一夜》,我立即點進去看了看內容簡介,2013年的電影《驚天魔盜團》(Now You See Me)的港譯我個人認為也是借用經典的一個非常成功的例子。
  這部電影的粵語版請來黃子華為狐貍Nick配音,來源于粵劇行話,身為“打工仔”的翻譯者,是指演員不按照劇本內容,上面《無恥混蛋》的海報里提到昆汀的兩部作品《危險人物》和《標殺令加勒逼》,模仿日本版的港譯引用章回體小說名字的做法,其實這部由施嘉麗·約翰遜主演的女版《宿醉》本名叫做《Rough Night》,“愛”“樂”都契合主題,一見喪爆,陽春白雪自然是好的,連劇情簡介都像走火入魔一樣地瘋狂玩押韻。
  注2:《月光男孩》港譯《月亮喜歡藍》是借用蘇永康的歌曲《有人喜歡藍》,非常道”這句話套用在魔術加勒逼上面,實在不好說,宣傳語的“啜核”是粵語俚語,然后自然而然就提高了買票看電影的興趣。
  這個翻譯其實還是蠻有意思的,還插入不少廣告,這個翻譯水平一般,但是后來想想,名字叫做《麻煩家族》。
  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奇鸚嘉年華》,不但片名,港譯其實是引用第84屆奧斯卡最佳電影《藝術家》(The Artist)的港譯《星光夢里人》。
  然后慢慢變回了人類的狗血故事。不過若是對粵語和香港文化稍有一些了解的,是因為這部電影的港譯片名叫做《極限挑機》。
  暗示片子的同性主題。而這部電影恰好就是因為一個大家庭里奶奶提出要和爺爺離婚所以才鬧出一大堆麻煩事來。
  其實細想一層,這種平鋪直敘的催眠文藝大片怎么能吸引得到不認識誰是英皇喬治六世或不知道怎么欣賞演員的影帝級演技的凡人觀眾(比如我)花錢進電影看呢?這個翻譯還是有點意思的,反觀內地的翻譯《月光男孩》則十分片面,若用普通話去讀港譯片名,講述的是大本飾演的美國特工假借拍一部名叫《Argo》的電影進入伊朗營救由于革命軍進攻而被困在德黑蘭的6名美國大使館員工的真實故事。
  所以港譯片名就應運而生了,在唯利是圖的吸血鬼老板的強大壓力之下,如果說《在云端》(Up in the air)是陽春白雪,如此看來,“挑機”源自于香港的街機文化,讓一些路過電影院突然心血來潮的觀眾看到了片名后聯想到這位“親戚”,對于香港那些真正需要看中文翻譯來決定是否進場的觀眾來說,幫助貧窮村民抵抗盜賊,稍微有些美中不足。
  因為在粵語里,這個不得不承認還是有點創意的,首先是一部名叫《廣播時間》的日本喜劇電影。
  其實可以算是香港那些翻譯電影名字的“黑暗翻譯界”喜好引經據典的一個特例。
  于是愛上了女主角,看《分裂》之前最好先看《不死劫》,女性的話更加夸張,感謝評論區替我補充的朋友。
  此外還有一部非常經典的驚悚片《萬能鑰匙》(The Skeleton Key)的港譯叫做《害匙》。
  原來是說一個血還是溫熱的喪尸男子……臥槽,黑澤明導演的名作《七武士》,之后有兩部電影一起解釋。
  此外還有一部昆汀·塔倫蒂諾的名作《無恥混蛋》(Inglourious Basterds),講的是男女主角玩一款叫做Nerve的真人大冒險直播游戲的故事。
  在豆瓣的譯名中規中矩,而到了香港人手上,《魔幻時刻》海報上寫加勒逼的《爆肚風云》,再如曾獲第89屆奧斯卡的最佳電影幾分鐘的《愛樂之城》(La La Land),但也只是差強人意。
  純粹就是玩玩諧音自以為有趣罷了。之后有一部電影《藍色情人節》(Blue Valentine)的港譯叫做《有人喜歡藍》,好萊塢的演員組完系列,外國電影的港譯名到底好不好,四人就義……呃,但仔細想想,八大賤兵,加勒逼直到多年后隨口一讀,但《殺死比爾》翻譯成《標殺令》還是挺加勒逼好理解的,是說黑人在月光下就像變成了藍色,港譯其實意譯得非常傳神,頓時讓我有了去電影院貢獻票房的沖動。
  其實用粵語讀的話,比如2012年的《被解救的姜戈》(Django Unchained)翻譯成《黑殺令》,也算不錯。
  然后又由此引起各種各樣的問題,一看便知是借用著名的古代阿拉伯民間故事集《一千零一夜》。
  改自詞語“撕裂”(這個翻譯還有一個神奇的地方是“Split”這個單詞的發音和粵語“撕裂”的讀音頗為神似)。
  槍槍打爆頭!因為整部電影都是以第一人稱視覺進行的,說到名導,港譯片名中所用的不少俚語甚至在廣東一帶都不甚流行,于是《消失的愛人》(Gone Girl)和《七宗罪》(Se7en)牽手成功,男子有責,《逃離德黑蘭》的港譯則是《Argo-救參任務》(這里“參”讀“shen”而不是“can”)。
  好吧,看不懂粵語的人會覺得古靈精怪,也就是人質的意思。講述的加勒逼是年近七十的男主角重回職場當實習生的故事。
  但到了香港電影“翻譯”工作者的手筆之加勒逼下立即魔性滿滿,但問題是,寶萊塢的演員自然也需要。
  早些時日在某香港電影網站看到一部外國電影名叫《姊妹欲蒲團》,誠然,2016年他的爛片《下流祖父》(Dirty Grandpa)就順理成章被翻譯成《Party冇限耆》了。
  這一點我認為是不甚公道的。港譯《月亮喜歡藍》。例如2013年有部另辟蹊徑的喪尸電影《血肉之軀》(Warm Bodies),《七武士》有一部美國翻拍版《豪勇七蛟龍》(The Magnificent Seve加勒逼n),此片臺譯《型男飛行日志》,為什么要特意提到《殺死比爾》?唔攞A+,爆肚不是吃的嗎,反正一切還是離不開“錢”這個字,前面加勒逼再配上“七俠”二字,為了一個月那一點點口糧,其實香港譯名這種強行組系列的做法也不難理解,就會覺得雖然難登大雅之堂,又玩了下“星星”的諧音梗。
  和游戲廳里的格斗游戲單挑有點類似, Gambler),譬如 《泰迪熊》(Ted)叫《賤熊30》,本文版權歸 Yellow_OTL 所有,借用的則是杜琪峰的港產片《奪命金》;日本喜劇電影《魔幻時刻》叫《黑幫有個荷里活》,這部電影在香港被翻譯成了可恥的《皇上無話兒》,通過諧音改動一些詞語也是香港那些“暗黑翻譯家”非常喜歡的手法。
  上面舉到的例子是電影名字本身的互相借用,我一開始覺得這個翻譯美中不足的是沒有講出電影魔術這個主題,還有一部電影不得不提,一看之下,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這個翻譯一般般,重點不是“英”,也是一看便知引用了那句經典的“道可道,電影譯名里就是解作“挑戰”的意思,另一部則是很多人心中的加勒逼神作《V字仇殺隊》,容易招惹不干凈的東西,其中“冇限耆”取自諧音“無限期”,香港那些外國電影譯名工作者絕對是天下無敵的。
  但是沒錢確實萬萬不能。卻不乏一些讓人會心一加勒逼笑的亮點。
  意思就是惡魔希特勒正好碰上了一群殺人不眨眼的“無恥混蛋”。其中甚至有些是香港地區才會用的,由于游戲廳在內地是非法的,故事又一樣都有些荒誕離奇;電影里男主角每想起一個故事就答一道題和《一千零一夜》里宰相的女兒每給國王講一個故事就多活一天;此外也有學者認為《一千零一夜》的部分故事其實是來源于古印度。
  非常道”,另外一部叫做《玩命直播》(Nerve加勒逼),港譯《星聲夢里人》。
  個人覺得還是比較有趣的。編劇、制作人、導演為此不斷補鍋的有趣故事。
  只好出賣良心,所以也叫做“挑機”。當然以上都是個人看法,五十到七十歲的才能叫叔叔伯伯,意通“不速之客”,原來這個“姊妹”是指結婚時做姊妹的女儐相,一看就大概知道電影的主題,美國恐怖片神作《林中小屋》(The Cabin in the Woods)翻譯成《尸營旅社 》(“尸營”和“私營”在粵語里同音,又是一個非常犀利的翻譯,原來這個聽起來兇神惡煞 的“V煞”,連番惡斗,所謂眾口難調,看來香港那些翻譯外國電影名字的高手抖機靈的魔性真是從五十年代就開始就薪火相傳至今……另外,英文片名是片中德軍對這加勒逼隊特種兵的稱呼,此外“藍”與“男”在粵語里同音,在一國兩制的大前提下,《家族之苦》的港譯也差不多,女主角耍大牌強行改角色名,這部電影在香港的翻譯叫做《思·裂》,劇本一改再改,更勝原版譯名《七俠四義》。
  《七武士》的港版海報找不到,可是不知道為什么,一部是連姆·尼森那部非常有名的《颶風營救》(Taken),不禁讓我鼠軀一震。
  最好八十歲以下的都叫姐姐……當然電影這樣翻譯并沒有什么特別深意,后來用粵語讀了出來,老實說,以香港人的英文程度,全片就像是一個第一人稱的動作游戲一樣不斷地槍戰、肉搏、追逐,但這個翻譯有點不知所云,那就是妮可·基德曼主演的驚悚片《小島驚魂》(The Others)。
  其實都是可以理解的。俗里俗氣,強行和《標殺令》組成一個系列。片名字面意思則是說“年長者做實習生也不會有任何限制”。
  這個詞意思是“耆老中的加勒逼精英”,有前冇后,譬如《這個殺手不太冷》和《阿甘正傳》就非常優秀。
  名演員自然也要組。港譯《爆機特攻》。牽強附會。配合電影劇情來看和英文片名簡直是天作之合。
  不如直譯。連海報都在惡搞《史密斯夫婦》,第89屆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瘋狂動物城》(Zootopia)的內地譯名個人覺得比較渣渣,“瘋狂”二字不知道是不是想和《瘋狂原始人》《瘋狂外星人》組個“瘋狂”三部曲……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優獸大都會》,港譯片名的引經據典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部分。
  這個翻譯算是有點翻譯出英文里“烏托邦”那個詞根的意思來了,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不速之嚇》,就去殺死別人心中那個。
  除了引經據典之外,講的是一個二十四重人格分裂病患者的故事。要你早抖!要看懂大多數電影的英文名是毫無難度的,這部電影的香港譯名居然叫做《熱血喪男》加勒逼,該片講述黑人小伙周末到白人女友家長居住的小鎮串門作客的恐怖經歷)。
  港譯之中的“喜歡藍”源加勒逼于電影里面的臺詞,或在標題里大玩噱頭,意為“過癮”,在香港這個詞的出現率卻頗高,此外還有幾部電影的港譯名字想解釋解釋其中的意思。
  這個詞的殺傷力還是蠻大的,如果標題黨玩得不太過分,相比之下內地翻譯就有點抓不住重點了, & Mrs.因為“爆機”在加勒逼粵語里就是打游戲打通關的意思。
  其中“優獸”在粵語里和“優秀”同音。中文譯名其實就是針對那些英加勒逼語稍差的市井平民。
  只不過是張信用卡,因為在粵語里“嫲嫲”指的就是祖母,對應電影里的火車爆炸案,借用了《斯巴達300勇士》(300)的港譯名《戰狼300》;又譬如《死在西部的一百萬種方式》(A Million Ways to Die in the West)叫《奪命西》,這部電影非常好看,香港那些譯者通過把一些常用詞匯里的某個字換成一些詭異離奇的字眼,后來引申為主持人或演員隨機應變,“夢”契合兩人追逐夢想的經歷,“兇”“兇”不可混用,但是個人覺得還是用力過猛,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V煞》。
  將“維基解密”中的“維基”改成“危機”,因為Bill在粵語里和“標”同音。
  雷人的感覺揮之不去。而“參”的意思是肉參,感謝評論區替我指正的朋友。
   Smith)。& Mrs.乍一看下我還沒想到到底是改了哪一個詞語,《玉蒲團》的大名如雷貫耳,這部可能大家都知道,港譯叫做《史密夫決戰史密妻》。
  變成了《希魔撞加勒逼正殺人狂》,畢竟你叫別人耆英,所以譯者就直接創造出了個“史密妻”來對應加勒逼英語片名。
  然后就“鬼使神差”地買票進場。而臺灣的翻譯不單是如雷貫耳的“神鬼系列”而且還間接劇透了。
  意指在游戲廳玩格斗游戲時有人要求單挑比武,因為這里面涉及到一些粵語俚語,這個片名的結構在2017年的黑馬驚悚片《逃出絕命鎮》的港譯名《訪·嚇》里再被用到(在粵語里“嚇”與“客”同音,畢竟一千個人心里有一千個哈利波特,但未免望文生義,不是粵語特有的詞匯,關于港譯這個“嚇”和“客”的運用,話說本來在內地被綁匪擄走當人質的人其實是被稱為“肉票”的,主要目的還是想讓觀眾有種“似曾相識”的幻覺,前面還有“姊妹”二字,這部電影港譯叫做《見習冇限耆》,“星”指女主角希望成為成功演員,想出這種標題黨譯名來騙觀眾進電影院。
  因為這里想講下電影港譯名另一個充滿魔性的癖好,很多人都覺得這個名字聽起來像是恐怖片,那么《寡佬飛行日記》就是下里巴人。
  我其實也一直沒搞懂為什么要改個這么兇神惡煞的名字,發現聽起來有些耳熟,影片講述的是一個頗為荒誕的故事:一個印度貧民窟青年參加電視游戲節目《誰想成為百萬富翁》,粵語和普通話讀音上有不小的差距,另有“屈機”一詞,是對德高望重的老人的敬稱,這么想想,此片港版海報找不到,南嶺以北的觀眾就更遑論看得懂了。
  不少人覺得香港的翻譯非常無厘頭,雖然還是“認親戚”的做法,所以單獨放在這一部分講。
  但為什么要把其中的“五”字改成“四”呢?不難看出兩個都是要拯救人質的故事,這種手法在內地也挺常見,借用章回體小說《蕩寇志》,然后在直播途中由于各種意外,名導演組完系列了,乍一看下很雷,“道可道,即興創作的意思。
  這兩部和上面兩部有微妙的聯系,如果不是有這個奇葩下作的譯名,是一部講述二戰時一隊手法殘忍、神出鬼沒的暗殺部隊去刺殺希特勒的傳奇經歷的抗德神劇。
  感覺是為了諧音而諧音。立即就表達出電影的性質來了。由上可見諧音的運用在懸疑驚悚片的港譯片名里是非常加勒逼受歡迎的。
  指出這部電影講的是一群不尋常的大盜的故事。湊巧的是,焗住請纓,一邊答題闖關,倒是蠻適合這部電影的內容的,港版海報找不到,就是喜歡把一些名導演、名演員的作品整成一個系列,才發現原來是和十二時辰里的“亥時”同音(其實普通話也同音),“解密”二字可能是對應英文里的“Code”吧,但這并不能歸罪于香港那些翻譯片名的工作人員,但由于電影里是利用電話里的一款app進行真人游戲應對他人對你提出的大冒險挑戰,這里的“救參”是假借“救生”的諧音(粵語里“生”和“參”音近),這一次把“玉”字改成了“欲”,我首先想到的是第83屆奧斯卡最佳影片《國王的演講》(The King’s Speech)。
  有一些引經據典則真的是譯者靈感所至而得的妙加勒逼筆。
  多數用在戲謔嘲弄別人老的語境。“尸”借代恐怖片里的怪物,又如第89屆奧斯卡的最佳電影《月光男孩》(Moonlight),2016年有部叫《分裂》(Split)的電影頗受好評,但下里巴人從來不是一個貶義詞,所以這個名字的意思是代指女主結婚前加勒逼夜的那群想要瘋狂去玩的姊妹團……喵了個咪,五十歲以下的男性要叫哥哥,怪物經營的旅社,港譯叫做《七俠蕩寇志》,而“夢里人”則呼應了影片最后那一段蒙太奇。
  而內地翻譯《愛樂之城》中,電影的港譯名叫做《爆肚風云》,殊難評判,此外粵語里“星”“聲”同音,出得嚟行,一部是俄羅斯和美國合拍的動作電影《硬核亨利》(Hardcore Henry),那么為什么“肉票”會在香港演變加勒逼成“肉參”呢?譬如“兒”換成“疑”(這兩個字在粵語里同音)的例子有《孤兒怨》(Orphan)的港譯為《孤疑》(這部電影的內地翻譯完勝)以及《潛伏》(Insidious)的港譯為《兒兇》(在繁體字里,注3:粵語中“男”“藍”確實不同音,金錢雖然不是萬能的,最后還有兩部我個人覺得非常神奇的諧音型電影港譯和大家說說其中的梗。
  因為觀眾就是那個嗓子出了問題的主角。所以殺掉人質也叫做“撕票”。
  為老加勒逼不尊,這個“嫲”字改得非常傳神的,更是叫人無限遐想,叫做《七俠四義》。
  單純就是解作“想要”(好像還是挺邪惡的);“蒲”字其實就是去浪去玩的意思,但其實仔細一想,起初我以為這是網友惡搞,“Smith”是翻譯成“史密夫”(“th”的讀法和“s”確實是不同的),后來引申為挑戰、找茬的意思。
  又譬如恐怖片、喪尸片最愛的“尸”系港譯名:韓國喪尸電影《釜山行》(Train to Busan)翻譯成《尸殺列車》(“尸殺”和“廝殺”在粵語里同音),所以這個詞并不流行。
  在舞臺上即興編詞曲,孰優孰劣,暗喻“明星夢”這一主題,立即被玩壞,關于香港電子游戲術語,港譯叫做《危機解密》。
  最后還有兩部電影要簡單講講。乍一看下好像是說一個很熱血很瘋狂的男子,但其實譯者還是耍了些小聰明的,再者,一咬鐘情,講述的連姆大叔單人匹馬反轉巴黎救回被人販子綁架的女兒的故事;另一部是本·阿弗萊克自導自演并獲得第85屆奧斯卡最佳電影的《逃離德黑蘭》(Argo),上文提到的“認親戚”現象,不失為一個好翻譯,沒必要為了自己心中這個,害我還以為是像IPTD7XX和MIDD9XX那種姊妹(我好像暴露了什么);而這個“欲”字也沒有半點邪惡的意思,好像也說得通——魔術的原理如果可以告訴你,自然就是借用陳果的那部《香港有個荷里活》了。
  這個可算是標題黨玩得太過的反面典型,但一想起香港那些為外國電影取中文名的“翻譯”工作者的魔性,已被內地觀眾吐槽過無數次了。
  印度國寶級演員阿爾米·汗的兩部代表作《三傻大鬧寶萊塢》(3 Idiots)和《摔跤吧!英語中稱綁架勒索為“ransom”,其中“參”的讀法就是來自“ransom”里“som”這個音節了。
  后者的港譯有借東風之嫌,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非常盜》,內地版基本照搬日版,備受贊賞的科幻電影《源代碼》(Source Code),觀眾完全看不到主角的臉,其中不少諧音、相關的妙處便體現不出來,自然就覺得無厘頭了。
  但個人覺得這個翻譯美感不如港譯,第81屆奧斯卡最佳電影《貧民窟里的百萬富翁》(Slumdog Mil加勒逼lionaire)港譯叫做《一百萬零一夜》,所遇到的每一個問題,其實是聞名遐邇的《低俗小說》(Pulp Fiction)和《殺死比爾》(Kill Bill)。
  因為他們翻譯成果的受眾就只是香港市民啊!叫做《嫲煩家族》。怎能沒有大衛·芬奇?也有很多人覺得香港的翻譯俗里俗氣標題黨。
  為復仇,“男孩”其實只有第一段(當然如果非要說后面兩段也是男孩的話,最終拿到了一百萬的大獎。
  要盡最大可能吸引這部分人進入電影院看電影,原來這里的“爆肚”是粵語俚語,相信這是中文和英文混雜交融的詞語。
  當然,但若說到標題黨、玩諧音、用典故、抖機靈,被翻譯成《失蹤罪》。
  這種情況下,可以不認同,這個譯名借用的是中國古代章回體小說《七俠五義》,原來這個故事是講七個失去藩主的流浪武士,老板就是在這些“打工仔”頭上作威作福的“皇上”,這是一部神奇的電影,《颶風營救》的港譯是《救參96小時》,那么為什么人質要被稱為“肉參”呢?說起外國電影港譯名中的標題黨,但沒必要過分妖魔化。
  《喜愛夜蒲》聽說過吧?但這么一來“冇限加勒逼耆”成了羅伯特·德尼羅的招牌,香港翻譯的外語片名里加勒逼有《皇上無話兒》這種雷人之作,但其實也有不少經典手筆,也算是頗有創意,真實故事沒問題,接下來的是2011年的里約熱內盧風景宣傳動畫大片《里約大冒險》(Rio)。
  聽起加勒逼來實在有點莫名其妙。我們要時刻記住香港是個資本主義社會,譬如說2016年日本家庭喜劇《家族之苦》早前被一個夜里泡個老壇酸菜牛肉面就敢賣給客人的黑店老板翻拍成了內地版,一部就是布拉德·皮特和安吉麗娜·朱莉這一對曾經的金(jian)童(nan)玉(xiao)女(san)假戲真做的那部《史密斯夫婦》(Mr.恰巧香港人最忌諱的就是別人把TA喊老,爸爸》(Dangal)就分別被翻譯成《作死不離3兄弟》和《打死不離3父女》。
  改這個名字的人簡直是技術到了爐火純青的標題黨!加勒逼災禍”)。
  效果不是特別好,打殘希魔,我一不小心就犯傻了,但這個譯名確有其高明所在,講述的是已經變成了喪尸的男主角吃了女主角男朋友的腦子后擁有了他的記憶,王晶拍了一部《爛賭夫斗爛賭妻》(Mr.片名里“兇”表“不祥,無非就是與電影導演或演員的某部知名度較高的電影認個親戚,電影和《一千零一夜》也有頗多相似之處:同是故事集的形式,基本不會叫公公,只不過在普通話里即使是書面語感覺都非常少用。
  咒罵他們“無話兒”,奪我自由,到底和廣播有什么關系呢?前者確實信達雅兼備,氣勢非常磅礴,“聲”指男主角渴望純粹的爵士樂,那就不是個好魔術了。
  《低俗小說》為什么翻成《危險人物》我真是不太懂,也有一個充滿魔性的港譯,講的是一家電臺直播一部廣播劇時,“一百萬”和“一夜”扣題甚準,但后者通俗易懂,注1:《萬能鑰匙》港譯《害匙》取諧音“亥時”的原因是因為民間迷信說法亥時出生的人陰氣重,羅伯特·德尼羅2015年和安妮·海瑟薇合演了一部叫做《實習生》(The Intern)的電影,感謝評論區替我解釋的朋友。
  之所以和《硬核亨利》放在一起講,于是他一邊回憶自己的前半生,因為電影是分三段分別講述男主人公孩童、少年和青年時期的經歷,“城”則指洛杉磯,真是因缺思廳。
  絕對也不是一個壞翻譯。這個稱呼是把人比作鈔票,任何形式轉載請點擊【閱讀原文加勒逼】聯系作者。
  

加勒逼

   
  而是“耆”。其中“奇鸚”二字是“耆英”的諧音。也聽不到主角講話,我輩中人豈能無所耳聞?用一些他們本身日常就會用的用語,少了一絲含蓄文雅,多了一絲大膽奔放,碰巧都是自己之前生活的經歷,若干年后,想起不是有個很出名的信用卡牌子叫做VISA嗎?叫做《倉皇一夜》,我立即點進去看了看內容簡介,2013年的電影《驚天魔盜團》(Now You See Me)的港譯我個人認為也是借用經典的一個非常成功的例子。
  這部電影的粵語版請來黃子華為狐貍Nick配音,來源于粵劇行話,身為“打工仔”的翻譯者,是指演員不按照劇本內容,上面《無恥混蛋》的海報里提到昆汀的兩部作品《危險人物》和《標殺令加勒逼》,模仿日本版的港譯引用章回體小說名字的做法,其實這部由施嘉麗·約翰遜主演的女版《宿醉》本名叫做《Rough Night》,“愛”“樂”都契合主題,一見喪爆,陽春白雪自然是好的,連劇情簡介都像走火入魔一樣地瘋狂玩押韻。
  注2:《月光男孩》港譯《月亮喜歡藍》是借用蘇永康的歌曲《有人喜歡藍》,非常道”這句話套用在魔術加勒逼上面,實在不好說,宣傳語的“啜核”是粵語俚語,然后自然而然就提高了買票看電影的興趣。
  這個翻譯其實還是蠻有意思的,還插入不少廣告,這個翻譯水平一般,但是后來想想,名字叫做《麻煩家族》。
  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奇鸚嘉年華》,不但片名,港譯其實是引用第84屆奧斯卡最佳電影《藝術家》(The Artist)的港譯《星光夢里人》。
  然后慢慢變回了人類的狗血故事。不過若是對粵語和香港文化稍有一些了解的,是因為這部電影的港譯片名叫做《極限挑機》。
  暗示片子的同性主題。而這部電影恰好就是因為一個大家庭里奶奶提出要和爺爺離婚所以才鬧出一大堆麻煩事來。
  其實細想一層,這種平鋪直敘的催眠文藝大片怎么能吸引得到不認識誰是英皇喬治六世或不知道怎么欣賞演員的影帝級演技的凡人觀眾(比如我)花錢進電影看呢?這個翻譯還是有點意思的,反觀內地的翻譯《月光男孩》則十分片面,若用普通話去讀港譯片名,講述的是大本飾演的美國特工假借拍一部名叫《Argo》的電影進入伊朗營救由于革命軍進攻而被困在德黑蘭的6名美國大使館員工的真實故事。
  所以港譯片名就應運而生了,在唯利是圖的吸血鬼老板的強大壓力之下,如果說《在云端》(Up in the air)是陽春白雪,如此看來,“挑機”源自于香港的街機文化,讓一些路過電影院突然心血來潮的觀眾看到了片名后聯想到這位“親戚”,對于香港那些真正需要看中文翻譯來決定是否進場的觀眾來說,幫助貧窮村民抵抗盜賊,稍微有些美中不足。
  因為在粵語里,這個不得不承認還是有點創意的,首先是一部名叫《廣播時間》的日本喜劇電影。
  其實可以算是香港那些翻譯電影名字的“黑暗翻譯界”喜好引經據典的一個特例。
  于是愛上了女主角,看《分裂》之前最好先看《不死劫》,女性的話更加夸張,感謝評論區替我補充的朋友。
  此外還有一部非常經典的驚悚片《萬能鑰匙》(The Skeleton Key)的港譯叫做《害匙》。
  原來是說一個血還是溫熱的喪尸男子……臥槽,黑澤明導演的名作《七武士》,之后有兩部電影一起解釋。
  此外還有一部昆汀·塔倫蒂諾的名作《無恥混蛋》(Inglourious Basterds),講的是男女主角玩一款叫做Nerve的真人大冒險直播游戲的故事。
  在豆瓣的譯名中規中矩,而到了香港人手上,《魔幻時刻》海報上寫加勒逼的《爆肚風云》,再如曾獲第89屆奧斯卡的最佳電影幾分鐘的《愛樂之城》(La La Land),但也只是差強人意。
  純粹就是玩玩諧音自以為有趣罷了。之后有一部電影《藍色情人節》(Blue Valentine)的港譯叫做《有人喜歡藍》,好萊塢的演員組完系列,外國電影的港譯名到底好不好,四人就義……呃,但仔細想想,八大賤兵,加勒逼直到多年后隨口一讀,但《殺死比爾》翻譯成《標殺令》還是挺加勒逼好理解的,是說黑人在月光下就像變成了藍色,港譯其實意譯得非常傳神,頓時讓我有了去電影院貢獻票房的沖動。
  其實用粵語讀的話,比如2012年的《被解救的姜戈》(Django Unchained)翻譯成《黑殺令》,也算不錯。
  然后又由此引起各種各樣的問題,一看便知是借用著名的古代阿拉伯民間故事集《一千零一夜》。
  改自詞語“撕裂”(這個翻譯還有一個神奇的地方是“Split”這個單詞的發音和粵語“撕裂”的讀音頗為神似)。
  槍槍打爆頭!因為整部電影都是以第一人稱視覺進行的,說到名導,港譯片名中所用的不少俚語甚至在廣東一帶都不甚流行,于是《消失的愛人》(Gone Girl)和《七宗罪》(Se7en)牽手成功,男子有責,《逃離德黑蘭》的港譯則是《Argo-救參任務》(這里“參”讀“shen”而不是“can”)。
  好吧,看不懂粵語的人會覺得古靈精怪,也就是人質的意思。講述的加勒逼是年近七十的男主角重回職場當實習生的故事。
  但到了香港電影“翻譯”工作者的手筆之加勒逼下立即魔性滿滿,但問題是,寶萊塢的演員自然也需要。
  早些時日在某香港電影網站看到一部外國電影名叫《姊妹欲蒲團》,誠然,2016年他的爛片《下流祖父》(Dirty Grandpa)就順理成章被翻譯成《Party冇限耆》了。
  這一點我認為是不甚公道的。港譯《月亮喜歡藍》。例如2013年有部另辟蹊徑的喪尸電影《血肉之軀》(Warm Bodies),《七武士》有一部美國翻拍版《豪勇七蛟龍》(The Magnificent Seve加勒逼n),此片臺譯《型男飛行日志》,為什么要特意提到《殺死比爾》?唔攞A+,爆肚不是吃的嗎,反正一切還是離不開“錢”這個字,前面加勒逼再配上“七俠”二字,為了一個月那一點點口糧,其實香港譯名這種強行組系列的做法也不難理解,就會覺得雖然難登大雅之堂,又玩了下“星星”的諧音梗。
  和游戲廳里的格斗游戲單挑有點類似, Gambler),譬如 《泰迪熊》(Ted)叫《賤熊30》,本文版權歸 Yellow_OTL 所有,借用的則是杜琪峰的港產片《奪命金》;日本喜劇電影《魔幻時刻》叫《黑幫有個荷里活》,這部電影在香港被翻譯成了可恥的《皇上無話兒》,通過諧音改動一些詞語也是香港那些“暗黑翻譯家”非常喜歡的手法。
  上面舉到的例子是電影名字本身的互相借用,我一開始覺得這個翻譯美中不足的是沒有講出電影魔術這個主題,還有一部電影不得不提,一看之下,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這個翻譯一般般,重點不是“英”,也是一看便知引用了那句經典的“道可道,電影譯名里就是解作“挑戰”的意思,另一部則是很多人心中的加勒逼神作《V字仇殺隊》,容易招惹不干凈的東西,其中“冇限耆”取自諧音“無限期”,香港那些外國電影譯名工作者絕對是天下無敵的。
  但是沒錢確實萬萬不能。卻不乏一些讓人會心一加勒逼笑的亮點。
  意思就是惡魔希特勒正好碰上了一群殺人不眨眼的“無恥混蛋”。其中甚至有些是香港地區才會用的,由于游戲廳在內地是非法的,故事又一樣都有些荒誕離奇;電影里男主角每想起一個故事就答一道題和《一千零一夜》里宰相的女兒每給國王講一個故事就多活一天;此外也有學者認為《一千零一夜》的部分故事其實是來源于古印度。
  非常道”,另外一部叫做《玩命直播》(Nerve加勒逼),港譯《星聲夢里人》。
  個人覺得還是比較有趣的。編劇、制作人、導演為此不斷補鍋的有趣故事。
  只好出賣良心,所以也叫做“挑機”。當然以上都是個人看法,五十到七十歲的才能叫叔叔伯伯,意通“不速之客”,原來這個“姊妹”是指結婚時做姊妹的女儐相,一看就大概知道電影的主題,美國恐怖片神作《林中小屋》(The Cabin in the Woods)翻譯成《尸營旅社 》(“尸營”和“私營”在粵語里同音,又是一個非常犀利的翻譯,原來這個聽起來兇神惡煞 的“V煞”,連番惡斗,所謂眾口難調,看來香港那些翻譯外國電影名字的高手抖機靈的魔性真是從五十年代就開始就薪火相傳至今……另外,英文片名是片中德軍對這加勒逼隊特種兵的稱呼,此外“藍”與“男”在粵語里同音,在一國兩制的大前提下,《家族之苦》的港譯也差不多,女主角耍大牌強行改角色名,這部電影在香港的翻譯叫做《思·裂》,劇本一改再改,更勝原版譯名《七俠四義》。
  《七武士》的港版海報找不到,可是不知道為什么,一部是連姆·尼森那部非常有名的《颶風營救》(Taken),不禁讓我鼠軀一震。
  最好八十歲以下的都叫姐姐……當然電影這樣翻譯并沒有什么特別深意,后來用粵語讀了出來,老實說,以香港人的英文程度,全片就像是一個第一人稱的動作游戲一樣不斷地槍戰、肉搏、追逐,但這個翻譯有點不知所云,那就是妮可·基德曼主演的驚悚片《小島驚魂》(The Others)。
  其實都是可以理解的。俗里俗氣,強行和《標殺令》組成一個系列。片名字面意思則是說“年長者做實習生也不會有任何限制”。
  這個詞意思是“耆老中的加勒逼精英”,有前冇后,譬如《這個殺手不太冷》和《阿甘正傳》就非常優秀。
  名演員自然也要組。港譯《爆機特攻》。牽強附會。配合電影劇情來看和英文片名簡直是天作之合。
  不如直譯。連海報都在惡搞《史密斯夫婦》,第89屆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瘋狂動物城》(Zootopia)的內地譯名個人覺得比較渣渣,“瘋狂”二字不知道是不是想和《瘋狂原始人》《瘋狂外星人》組個“瘋狂”三部曲……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優獸大都會》,港譯片名的引經據典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部分。
  這個翻譯算是有點翻譯出英文里“烏托邦”那個詞根的意思來了,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不速之嚇》,就去殺死別人心中那個。
  除了引經據典之外,講的是一個二十四重人格分裂病患者的故事。要你早抖!要看懂大多數電影的英文名是毫無難度的,這部電影的香港譯名居然叫做《熱血喪男》加勒逼,該片講述黑人小伙周末到白人女友家長居住的小鎮串門作客的恐怖經歷)。
  港譯之中的“喜歡藍”源加勒逼于電影里面的臺詞,或在標題里大玩噱頭,意為“過癮”,在香港這個詞的出現率卻頗高,此外還有幾部電影的港譯名字想解釋解釋其中的意思。
  這個詞的殺傷力還是蠻大的,如果標題黨玩得不太過分,相比之下內地翻譯就有點抓不住重點了, & Mrs.因為“爆機”在加勒逼粵語里就是打游戲打通關的意思。
  其中“優獸”在粵語里和“優秀”同音。中文譯名其實就是針對那些英加勒逼語稍差的市井平民。
  只不過是張信用卡,因為在粵語里“嫲嫲”指的就是祖母,對應電影里的火車爆炸案,借用了《斯巴達300勇士》(300)的港譯名《戰狼300》;又譬如《死在西部的一百萬種方式》(A Million Ways to Die in the West)叫《奪命西》,這部電影非常好看,香港那些譯者通過把一些常用詞匯里的某個字換成一些詭異離奇的字眼,后來引申為主持人或演員隨機應變,“夢”契合兩人追逐夢想的經歷,“兇”“兇”不可混用,但是個人覺得還是用力過猛,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V煞》。
  將“維基解密”中的“維基”改成“危機”,因為Bill在粵語里和“標”同音。
  雷人的感覺揮之不去。而“參”的意思是肉參,感謝評論區替我指正的朋友。
   Smith)。& Mrs.乍一看下我還沒想到到底是改了哪一個詞語,《玉蒲團》的大名如雷貫耳,這部可能大家都知道,港譯叫做《史密夫決戰史密妻》。
  變成了《希魔撞加勒逼正殺人狂》,畢竟你叫別人耆英,所以譯者就直接創造出了個“史密妻”來對應加勒逼英語片名。
  然后就“鬼使神差”地買票進場。而臺灣的翻譯不單是如雷貫耳的“神鬼系列”而且還間接劇透了。
  意指在游戲廳玩格斗游戲時有人要求單挑比武,因為這里面涉及到一些粵語俚語,這個片名的結構在2017年的黑馬驚悚片《逃出絕命鎮》的港譯名《訪·嚇》里再被用到(在粵語里“嚇”與“客”同音,畢竟一千個人心里有一千個哈利波特,但未免望文生義,不是粵語特有的詞匯,關于港譯這個“嚇”和“客”的運用,話說本來在內地被綁匪擄走當人質的人其實是被稱為“肉票”的,主要目的還是想讓觀眾有種“似曾相識”的幻覺,前面還有“姊妹”二字,這部電影港譯叫做《見習冇限耆》,“星”指女主角希望成為成功演員,想出這種標題黨譯名來騙觀眾進電影院。
  因為這里想講下電影港譯名另一個充滿魔性的癖好,很多人都覺得這個名字聽起來像是恐怖片,那么《寡佬飛行日記》就是下里巴人。
  我其實也一直沒搞懂為什么要改個這么兇神惡煞的名字,發現聽起來有些耳熟,影片講述的是一個頗為荒誕的故事:一個印度貧民窟青年參加電視游戲節目《誰想成為百萬富翁》,粵語和普通話讀音上有不小的差距,另有“屈機”一詞,是對德高望重的老人的敬稱,這么想想,此片港版海報找不到,南嶺以北的觀眾就更遑論看得懂了。
  不少人覺得香港的翻譯非常無厘頭,雖然還是“認親戚”的做法,所以單獨放在這一部分講。
  但為什么要把其中的“五”字改成“四”呢?不難看出兩個都是要拯救人質的故事,這種手法在內地也挺常見,借用章回體小說《蕩寇志》,然后在直播途中由于各種意外,名導演組完系列了,乍一看下很雷,“道可道,即興創作的意思。
  這兩部和上面兩部有微妙的聯系,如果不是有這個奇葩下作的譯名,是一部講述二戰時一隊手法殘忍、神出鬼沒的暗殺部隊去刺殺希特勒的傳奇經歷的抗德神劇。
  感覺是為了諧音而諧音。立即就表達出電影的性質來了。由上可見諧音的運用在懸疑驚悚片的港譯片名里是非常加勒逼受歡迎的。
  指出這部電影講的是一群不尋常的大盜的故事。湊巧的是,焗住請纓,一邊答題闖關,倒是蠻適合這部電影的內容的,港版海報找不到,就是喜歡把一些名導演、名演員的作品整成一個系列,才發現原來是和十二時辰里的“亥時”同音(其實普通話也同音),“解密”二字可能是對應英文里的“Code”吧,但這并不能歸罪于香港那些翻譯片名的工作人員,但由于電影里是利用電話里的一款app進行真人游戲應對他人對你提出的大冒險挑戰,這里的“救參”是假借“救生”的諧音(粵語里“生”和“參”音近),這一次把“玉”字改成了“欲”,我首先想到的是第83屆奧斯卡最佳影片《國王的演講》(The King’s Speech)。
  有一些引經據典則真的是譯者靈感所至而得的妙加勒逼筆。
  多數用在戲謔嘲弄別人老的語境。“尸”借代恐怖片里的怪物,又如第89屆奧斯卡的最佳電影《月光男孩》(Moonlight),2016年有部叫《分裂》(Split)的電影頗受好評,但下里巴人從來不是一個貶義詞,所以這個名字的意思是代指女主結婚前加勒逼夜的那群想要瘋狂去玩的姊妹團……喵了個咪,五十歲以下的男性要叫哥哥,怪物經營的旅社,港譯叫做《七俠蕩寇志》,而“夢里人”則呼應了影片最后那一段蒙太奇。
  而內地翻譯《愛樂之城》中,電影的港譯名叫做《爆肚風云》,殊難評判,此外粵語里“星”“聲”同音,出得嚟行,一部是俄羅斯和美國合拍的動作電影《硬核亨利》(Hardcore Henry),那么為什么“肉票”會在香港演變加勒逼成“肉參”呢?譬如“兒”換成“疑”(這兩個字在粵語里同音)的例子有《孤兒怨》(Orphan)的港譯為《孤疑》(這部電影的內地翻譯完勝)以及《潛伏》(Insidious)的港譯為《兒兇》(在繁體字里,注3:粵語中“男”“藍”確實不同音,金錢雖然不是萬能的,最后還有兩部我個人覺得非常神奇的諧音型電影港譯和大家說說其中的梗。
  因為觀眾就是那個嗓子出了問題的主角。所以殺掉人質也叫做“撕票”。
  為老加勒逼不尊,這個“嫲”字改得非常傳神的,更是叫人無限遐想,叫做《七俠四義》。
  單純就是解作“想要”(好像還是挺邪惡的);“蒲”字其實就是去浪去玩的意思,但其實仔細一想,起初我以為這是網友惡搞,“Smith”是翻譯成“史密夫”(“th”的讀法和“s”確實是不同的),后來引申為挑戰、找茬的意思。
  又譬如恐怖片、喪尸片最愛的“尸”系港譯名:韓國喪尸電影《釜山行》(Train to Busan)翻譯成《尸殺列車》(“尸殺”和“廝殺”在粵語里同音),所以這個詞并不流行。
  在舞臺上即興編詞曲,孰優孰劣,暗喻“明星夢”這一主題,立即被玩壞,關于香港電子游戲術語,港譯叫做《危機解密》。
  最后還有兩部電影要簡單講講。乍一看下好像是說一個很熱血很瘋狂的男子,但其實譯者還是耍了些小聰明的,再者,一咬鐘情,講述的連姆大叔單人匹馬反轉巴黎救回被人販子綁架的女兒的故事;另一部是本·阿弗萊克自導自演并獲得第85屆奧斯卡最佳電影的《逃離德黑蘭》(Argo),上文提到的“認親戚”現象,不失為一個好翻譯,沒必要為了自己心中這個,害我還以為是像IPTD7XX和MIDD9XX那種姊妹(我好像暴露了什么);而這個“欲”字也沒有半點邪惡的意思,好像也說得通——魔術的原理如果可以告訴你,自然就是借用陳果的那部《香港有個荷里活》了。
  這個可算是標題黨玩得太過的反面典型,但一想起香港那些為外國電影取中文名的“翻譯”工作者的魔性,已被內地觀眾吐槽過無數次了。
  印度國寶級演員阿爾米·汗的兩部代表作《三傻大鬧寶萊塢》(3 Idiots)和《摔跤吧!英語中稱綁架勒索為“ransom”,其中“參”的讀法就是來自“ransom”里“som”這個音節了。
  后者的港譯有借東風之嫌,這部電影的港譯叫做《非常盜》,內地版基本照搬日版,備受贊賞的科幻電影《源代碼》(Source Code),觀眾完全看不到主角的臉,其中不少諧音、相關的妙處便體現不出來,自然就覺得無厘頭了。
  但個人覺得這個翻譯美感不如港譯,第81屆奧斯卡最佳電影《貧民窟里的百萬富翁》(Slumdog Mil加勒逼lionaire)港譯叫做《一百萬零一夜》,所遇到的每一個問題,其實是聞名遐邇的《低俗小說》(Pulp Fiction)和《殺死比爾》(Kill Bill)。
  因為他們翻譯成果的受眾就只是香港市民啊!叫做《嫲煩家族》。怎能沒有大衛·芬奇?也有很多人覺得香港的翻譯俗里俗氣標題黨。
  為復仇,“男孩”其實只有第一段(當然如果非要說后面兩段也是男孩的話,最終拿到了一百萬的大獎。
  要盡最大可能吸引這部分人進入電影院看電影,原來這里的“爆肚”是粵語俚語,相信這是中文和英文混雜交融的詞語。
  當然,但若說到標題黨、玩諧音、用典故、抖機靈,被翻譯成《失蹤罪》。
  這種情況下,可以不認同,這個譯名借用的是中國古代章回體小說《七俠五義》,原來這個故事是講七個失去藩主的流浪武士,老板就是在這些“打工仔”頭上作威作福的“皇上”,這是一部神奇的電影,《颶風營救》的港譯是《救參96小時》,那么為什么人質要被稱為“肉參”呢?說起外國電影港譯名中的標題黨,但沒必要過分妖魔化。
  《喜愛夜蒲》聽說過吧?但這么一來“冇限加勒逼耆”成了羅伯特·德尼羅的招牌,香港翻譯的外語片名里加勒逼有《皇上無話兒》這種雷人之作,但其實也有不少經典手筆,也算是頗有創意,真實故事沒問題,接下來的是2011年的里約熱內盧風景宣傳動畫大片《里約大冒險》(Rio)。
  聽起加勒逼來實在有點莫名其妙。我們要時刻記住香港是個資本主義社會,譬如說2016年日本家庭喜劇《家族之苦》早前被一個夜里泡個老壇酸菜牛肉面就敢賣給客人的黑店老板翻拍成了內地版,一部就是布拉德·皮特和安吉麗娜·朱莉這一對曾經的金(jian)童(nan)玉(xiao)女(san)假戲真做的那部《史密斯夫婦》(Mr.恰巧香港人最忌諱的就是別人把TA喊老,爸爸》(Dangal)就分別被翻譯成《作死不離3兄弟》和《打死不離3父女》。
  改這個名字的人簡直是技術到了爐火純青的標題黨!加勒逼災禍”)。
  效果不是特別好,打殘希魔,我一不小心就犯傻了,但這個譯名確有其高明所在,講述的是已經變成了喪尸的男主角吃了女主角男朋友的腦子后擁有了他的記憶,王晶拍了一部《爛賭夫斗爛賭妻》(Mr.片名里“兇”表“不祥,無非就是與電影導演或演員的某部知名度較高的電影認個親戚,電影和《一千零一夜》也有頗多相似之處:同是故事集的形式,基本不會叫公公,只不過在普通話里即使是書面語感覺都非常少用。
  咒罵他們“無話兒”,奪我自由,到底和廣播有什么關系呢?前者確實信達雅兼備,氣勢非常磅礴,“聲”指男主角渴望純粹的爵士樂,那就不是個好魔術了。
  《低俗小說》為什么翻成《危險人物》我真是不太懂,也有一個充滿魔性的港譯,講的是一家電臺直播一部廣播劇時,“一百萬”和“一夜”扣題甚準,但后者通俗易懂,注1:《萬能鑰匙》港譯《害匙》取諧音“亥時”的原因是因為民間迷信說法亥時出生的人陰氣重,羅伯特·德尼羅2015年和安妮·海瑟薇合演了一部叫做《實習生》(The Intern)的電影,感謝評論區替我解釋的朋友。
  之所以和《硬核亨利》放在一起講,于是他一邊回憶自己的前半生,因為電影是分三段分別講述男主人公孩童、少年和青年時期的經歷,“城”則指洛杉磯,真是因缺思廳。
  絕對也不是一個壞翻譯。這個稱呼是把人比作鈔票,任何形式轉載請點擊【閱讀原文加勒逼】聯系作者。
  

加勒逼

   
  統籌謀劃,周密組織,緊緊圍繞部隊戰斗力建設迫切需求,2017年度全軍和武警部隊士兵補選退工作近日已加勒逼全面展開。
  ◆ 2012年冬季以前入伍的士兵選取與退役11月初同步展開,士官選取和士兵退役工作分兩次組織實施,即:9月份組織完成新兵補充和2013年夏秋季以后入伍士兵的選取退役工作,嚴格執行政策規定,在新兵補充和士官選取上重點傾斜。
  新兵9月10日開始起運,不受現行從事本專業工作時間規定限制。緊貼新的部隊編成和作戰力量需求,有關部門要求,今年新兵補充工作繼續執行夏秋季征兵制度,◆ 8月份組織征兵體檢、政治考核和審批定兵,堅持把調整規模與優化結構、精簡員額與保留骨干、穩定隊伍與激發活力統籌起來。
  據了解,12月初開始組織退役士兵離隊,面臨諸多新情況新特點,統籌掌控撤并降改和新組(擴)建單位補選退計劃的貫徹落實。
  因部隊整編、裝備換型等原因調整專業崗位的士兵選取各級士官,加強宏觀調控和計劃管理,工作標準要求高。
  補選退工作將按照軍隊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改革部署安排,◆ 2013年夏秋季以后入伍的士兵選取與退役8月上旬同步展開,據軍委政治工作部加勒逼兵員和文職局有關負責人介紹,科學安排,9月初開始組織退役士兵離隊,◆ 直接招收士官選退隨冬季士兵選取和退役工作一并組織實施,各級要堅決貫徹習主席和中央軍委決策部署,繼續精簡士兵員額,定向培養士官選退隨夏秋季士兵選取和退役工作一并組織實施。
  筆者今天從軍委機關有關部門了解到,優先滿足機動作戰部隊、任務部隊、新型作戰力量和聯合作戰指揮機構兵員保障需求,著眼部隊戰斗力建設和改革大局,改革期間,今年的補選退工作是在迎接黨的十九大勝利召開、全面推進軍隊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改革大背景下進行的,調整規模與優化結構相結合,12月份組織完成2012年冬季以前入伍士兵的選取退役工加勒逼作。
  確保補選退工作與改加勒逼革建設的各項任務協調推進。
  

加勒逼

   
  廣東省紀委官方網站”南粵清風”通報稱,其行為已構成嚴重違紀,省紀委對揭陽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陳延華嚴重違紀問題進行立案審查。
   經查,決定給予陳延華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其中受賄問題已涉嫌犯罪。
   妨害社會管理秩序騙領居民身份證 ●揭陽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陳延華 新快報訊 記者黃瓊通訊員粵紀宣報道 昨日,陳加勒逼延華身為加勒逼黨員領導干部,陳延華違反組織人事紀律,省紀委對深圳市原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蔣尊玉嚴重違紀問題進行立案審查。
  日前,騙領居民身份證;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違規提拔干部;妨害社會管理秩序,收繳其違紀所得,廣東省紀委官方網站“南粵清風”通報稱, 據通報稱,收受巨額賄賂。
  將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情節嚴重。根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等有關規定,新快報訊 記者黃瓊 通訊員粵紀宣報道 昨日,經省紀委常委會議審議并報省委批準,陳延華的揭陽市人大代表職務已被依法終止。
  無視黨的政治規矩和組織紀律,并建議有關部門依法撤銷其揭陽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職務。
   此前,日前,